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趣味生活  

2007-01-29 20:12:15|  分类: 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趣味生活

         谭庆云

                        趣味生活 - 尘缘 - 尘缘梦     

 

数载用服,历经良多,淤积心中一箩筐的琐琐碎碎,静夜提笔凝成红茶一盏,案头细细品味: 有几多感慨,又几多愉悦。

 

(一)赔偿鸡妈妈们精神损失费

 

沈阳某地旷野屹立鸡舍两排,逢一风和日丽的正午,鸡妈妈们已水足饭饱,遵从主人的旨意昂首散步,正苦苦酝酿着下一轮的蛋。不想苍天无眼,平地一阵巨风呼啸而来,鸡舍旁某运营商擎天一柱60多米的铁塔应声倒地,将鸡舍劈成两半。连续的惊天哗啦声显然让鸡妈妈们遭受一次前所未有的精神打击,一个个双眼暴睁,惶恐的扑楞着翅膀,嘎嘎的一顿上窜下跳,长时间的东奔西走、恍然若失,数日不进粒米,几月产不下一蛋。业主双眼一瞪,立即要拆除刚扶起的铁塔和天线,无奈运营商只得屈从:赔偿鸡妈妈们精神损失费5万人民币。

 

(二)非常时期的待遇

 

时值全民防非典,千里之外来吉林的两位硬件安装的民工刚刚抵达驻地,被前哨探寻的大妈发现面生,立告小区片儿警。民警戴严猪鼻子口罩,却数步之外,歪头向一侧喝问二人姓名。一人报:“来航空”;一报:“张修路”。又问:“身份证?拿出来瞅瞅”。二人异口同声:“霉得(没有)”。片儿警顿时火冒三丈:将我当三岁毛孩戏耍了!哪有这等姓名,必有问题——拿下——隔离审查。待到两日后我带着单位证明才将没有发热症状的两位赎领了回来,而截止那时堂堂来航空、张修路的大名已踏踏实实为他们效劳了整20多年了。

 

(三)最通俗的对白

某日故障,一特别多问好学的领导孙追寻事故原因。我说:“MP数据有问题”。te="mailto:xiatanxihe">

孙:“嘛叫爱没屁(MP)?”

“就是工控机。”

孙:“工控机是嘛玩儿?”

“相当CPU——(怕问CPU连忙又解释),通俗点讲,相当人的大脑。”

孙:“呃,我明白了,就是中枢神经!”

“对,97上的老设备,已老不更事了,时常犯点毛病。”

孙:“呃,我明白了,忽冷忽热,余工,通俗一点讲,不就是打摆子嘛!”

 

(四)胆大的回答

 

N+1年前,单位来一方头阔口,不修边幅的大耳张,他的做事出言常常有惊人之举。某日局方指着电源问:“红灯常亮,老是告警,得想想办法解决啊!”阔口张一拍脑袋立即作答:“这还不简单,把告警灯的连线剪了!”。局方领导晃点着一样大的脑袋拍拍他的肩膀恭维:“小伙子不错,挺有想法”。没过几天的一次大会上阔口张不幸被局方当作典型。他的豪言壮语称为一段历史,并成为新学员培训课最经典的反面案例。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