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表扬信的苦衷  

2007-01-30 14:28:5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扬信的苦衷

谭庆云

 

偶最近郁闷,而且是相当的郁闷!  偶近日来被人唆使着东奔一段、西跑一程,动辄堆着媚笑,摇着尾巴做人,俨然成了一匹孤独的丧家之狗。前天偶一贯视为手足的锦旗老兄于大庭广众之下站出来直戳偶脊梁骨,说是偶是欺师灭祖,愧对天地良心;八面玲珑,堪称同门败类!

偶本佳人,根红苗壮,现在不得不畏畏缩缩露出半个头向大家澄清:偶叫表扬信。偶虽一芥草民,从祖宗八代起,就曾被奉为上宾。偶同主人一起笑逐颜开,那是真正发自肺腑的笑。偶站在奖杯金色的光环中显得异常神采飞扬。偶赢取过无数赞许、钦佩的目光和无数的掌声。偶被用鎏金像框装扮一新,穿着上等的绫罗绸缎,住进蘅兰桂蒻装饰的豪华宫室,有专门的妈妈择良辰吉日,将偶迎接出来,弹去偶身上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灰尘,为偶沐浴更衣……  那时偶是多么的神气,多么的风光……

忽然一夜之间,偶还在睡梦中,尚神志不清,被莫名其妙的挟持出宫去。两人一边一个拽着偶单薄的胳膊,一个要偶,一个不给,耳根子争红了、脸皮快胀破了仍达不成协议,扯来扯去把偶的心都要撕裂了。又一日,一貌似和善横竖都应该是正人君子的老兄掐着偶的脖子,让偶挡在他前面向天下人颁布了他诸多莫须有的优点,偶做出被规定好的夸张而略显滑稽的动作梗着嗓子说完话,险些一命呜呼。迷迷糊糊中偶感觉一把黑泥呼上偶的脸,老半天让偶直不起腰、抬不起头。

更可气的是在一次加冕仪式上,偶成为特邀嘉宾。原本朴实的偶被涂上脂粉,缀上珠珮,哈着腰,拿捏着碎步赶到最显眼的堂口,压细了公鸭嗓极力表现清纯:“先生好,太太好……”。在酒筵正酣时,偶被押上台,鼻涕带泪煞是感动的清唱:主人功德无量啊,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曾想,偶到这把年纪了,却沦落成三十年代旧上海一浅薄之人。

    偶渐渐怀疑起现代人的用心:目光带着攫取,语言带着怂恿和诱惑,行为带着企图。偶不敢正视他们,怕落入陷阱,被利诱着成为爪牙、鹰犬。偶又躲不开他们,偶无论藏到那个角落,总有他们派来的摇着羽扇的狗头军师把偶揪出来。而且弄一些涂料把偶从头到尾浓彩重抹成一个小丑。更多的时候,我的XDJM们也被抓来,承受和偶一样的煎熬。

    偶诚惶诚恐,偶不知道是保命要紧,还是保名要紧。偶天天说着虚伪的话,陪着恶心谄媚的嘴脸,干着龌龊的勾当。言不由衷,两面三刀,前面装人,背地里做鬼。偶快要崩溃了:不光偶的心力憔悴,良心不宁,偶实在痛惜偶几代人的基业、英明将败于偶的手中……

    各位神仙,如果您有良知,尚有天生一丝的体恤之情,请给偶一条活路,不要让偶也让你成为千古罪人。偶全体投地,拜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