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天津  

2008-04-12 13:43:03|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尽沧桑,颇有感悟:潮流看沪深,休闲数成渝,而安宁莫过于天津了。她长时间作为都城的鼻眼,充分体现出那种沾染皇家之气的平和来。除了桂发祥麻花、狗不理包子被大多数人消受一次,倍感欺凌外,那种社会主义好的融合与祥瑞还是值得称道,而类似北京人的那份洋洋洒洒、穷根问底的贫到可以忽略不计。我居天津2年余竟不知觉中坐耗,不眠的夜里,常常回想起那份客居的岁月便游丝般萦绕脑际,迟迟难以割舍。除了湘鲁福剁椒的余馨,天一、酷热的豪情万丈,更多的便是忆起那一帮整日共同拼搏老友的面庞和段段暖人心腹、经久醇香的故事。

老韩是极其个性的一个,除了牌技和过硬的本职技术外,譬如酒桌上玩游戏、糊弄老婆之类就略显太小儿科了。每每聚会,老韩异常活跃,推杯换盏同大家逐个比拼,到最后大多不胜酒力时,老韩仍兴致未尽。老韩酒量大,所以酒桌上的游戏即使输了,也不抵赖,抬手便饮;即使抵赖,却显蹩脚,及时被洞穿,为众人所不容。最经典的故事莫过于那次斗地主了。

时值老韩封山育林之际,烟酒坚决是要戒掉的。至于大多数以小赌怡情为籍口的红眼行为,老韩处在风头浪尖——也是坚决抵制的。那日时辰已晚,老韩闷在办公室地主斗得尽兴,先是谎称开会,后来又说在下载巨大的版本文件,几个小时过后还嬉皮笑脸的告诉老婆:版本快完了……要不你过来……看一下! 老韩接到夫人最后一个电话,未曾想老婆已经离自己不到20米远,老韩手中拿牌,满嘴胡言:还有一会儿版本就下完……一抬头,老婆到了近前,于是老韩心生一计:将扑克往左桌子上一甩,说:我不打牌!又把面前的烟推到一边说:我不抽烟,谁把烟放到我这来了!

老韩夫人只一句话:老韩啊,打牌可以,撒谎就不对了!当时的情状:我们感到脊梁直冒冷气。

和地主有关的说法较多,汪阳几次卯足了劲却结结实实撞到墙上——被老付灭了;老韩坚信我站在他身后能带来福运,还不时让我帮摸一下,沾沾福气;老付忌讳我,十分肯定我前世克他,如果我在观阵,他把把皆输。关键是有晚我说:等老付赢一把,我就回去了,那晚我愣是一晚都没能回去;老龙是铁杆的地主迷,只是看,不参与!等到最后和大家一起去happy——参与分享胜利果实。

熊姐思维敏捷,干事是大刀阔斧,快刀斩乱麻,生活中却心存纤细,体察甚微,能关心到每个人譬如头疼脑热的小事情。她的幽默和干练是那种人格品牌的标签。老付继承了熊姐的这种作风,同时平添了些许阴柔。

老王最能和人相处,任何人见了老王都象见了离散N年的亲人,话多得拉不住闸。老王单薄的身子背负着永远鼓鼓囊囊的大包,倾头弓腰急急地走,俨然是受了惊吓的龙虾。他拉长了舌头的东北腔,常常眼睛睁得滚圆,动不动晃点着脑袋,无形中让人生出许多莫名的欢乐来。

酒桌上常常号称以德服人的孙昕除了面庞永远年轻给人的印象外,最能让人回忆的是有事没事总在小于和涛总的桌子边急急火火的转来转去,眼睛瞪得溜圆,晃着脑袋说一些非常中伤的话:譬如吃这么多干嘛?这么胖咋能嫁得出去?——一副黄鼠狼给鸡拜年相。鉴于三番五次的循环,涛总、小于便习惯了,充其量翻白眼不予理会罢了。

 生在长在天津的孙昕厌烦了这种平庸的生活,要去国外沾沾腐化的气息,和领导提过多次调动,他恳求:X总,我都和你提了3次了,我容易吗?你就批了吧!X总看看他说:不可能,我都拒绝你3次了,我容易吗?

涛总是心态最平和的,为人诚恳不温不火,不只是孙昕这样的火星子溅到身上立即熄灭,别人无论多大脾气都在涛总细声细语中融化了。所以我常常想起涛总应该换种职务,譬如到消协或在妇联之类衙门做做专门息事宁人、调解纠纷的官人。

欧阳疯的的名字很有个性,遗憾的是后来竟更改了。名字改了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嘴上的火疖子依旧一如既往的长。菜要吃湘菜,还要特辣,无论到哪里,屁股一沾凳子:服务员,来盘朝天椒!然唏溜唏溜满头汗挨个儿把他们生吞了。欧阳同志自封为财务总监。财务等级分最低,不见得是真正的问题,只是马虎大意让他吃了苦头。贴票丢三落四,财务一问便急,一急便结巴,一结巴便上火,脸也红,脖子也粗了,转头便骂人,深感天下人都与自己造难似的。

亚锁完成了从唐山到天津人的突变,象老韩一样成为贴近皇家的人。亚锁给人留下的印象除了满面的痘痘(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疙瘩)外,便是那高大的挺拔的身材和那和蔼的为人处世的态度。

天下熙熙,皆为x来,天下攘攘,皆为x往(其实是不争的事实)。如今的天津,老王、老虎、孙昕、熊姐、老付、老石、老龙、涛总已纷纷离去,只留下亚锁、欧阳疯、文龙、永远天津的小于娜、和入赘的张妈、老韩。岁月不再,天津的老朋友,不知道现在如何,可否像我一样惦记着那段温馨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