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江湖一盏灯老S  

2009-03-15 04:36:03|  分类: 江湖志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谭庆云

江湖一盏灯老S - 尘缘 - 尘缘梦

朋友的故旧整日捧读着《权变》的老S,从十几年前的莫逆渐渐变成今日的陌路了。酒醉,朋友道出了老S的段段故事。让人深思良久。老S这种于社会中虽然阴损但游刃有余,一路扶摇直上九万里的种种做派从另一方面不能不让人佩服的躯体投地,自叹不如了。我姑且授予老S江湖一盏灯的美誉。

说是江湖一盏灯,应该是本人的首创吧,对于这种倏忽间钻出地面,嗡嗡唱着小曲振翅高飞的虫豸。但虫豸毕竟是虫豸,长了翅膀了并不表示意味着坐化成高深叵测的神了。我不是钟馗,但肩负着打鬼的职。先唰唰画上几张黄符,让他无处遁形,让扭曲的嘴脸现身。

认识的人无论谁有喜有悲,老S总会出主意登门吃酒。老S小眼但阔头肥脸,身材短小但精干。朋友人高马大。每次朋友颤颤巍掏大洋买了东西,老S倒背双手神灵活现的走在前,朋友弓腰两手提满东西屁颠屁颠在后。此等事情重复的N次,朋友说多年的自己,一难眠之夜突然顿悟:自己就是老S一马仔!这样的道理想透了,就拿老婆的话当成啰嗦了。朋友老婆提起S气就不打一处来:啥人!还是朋友,我们结婚让他买家具,他竟给自己带了两个书柜!

 加个书柜算是小事。有次S力邀另外一老友帅甲一起起炉灶卖衣服,帅甲信不过,誓死未从,只是借给了老S 三千元现金。过了许久生意黄了,老S摔了一信封给帅甲,并正告:我们之间的帐两清了。迫于面子,帅甲没有当面清点钞票。待晚上一查,发现只有2000。左右为难之际帅甲打电话给老S,而老S一却口咬定:我就拿了你2000——我是有记录的!第二天帅甲来到老S的公寓,老S果真拿出一写的密密麻麻的账本,翻到一页上面赫然写着:某某日,借xxx人民币2000。经过很长时间的激烈思想斗争与不懈的回忆,帅甲几于挣红了脸说:我记得当初的的确确是借给你了3000!

“是吗?!”老S瞪着三角小眼,“哦——那稍等一下~~~~”

过了两分钟,老S走出内室,手上拿了另外一本帐,左右摇着头翻了几页,目光落在一页纸上疑惑的点了点头:

“哦——没错是3000”。

帅甲从此以后养成了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概不借钱给人,而且尤其是关系好的。这个曾经昔日最要好的朋友除了实在避不开的表面应酬外,很少再往来了。

同样的老朋友瘦乙也和老S有段故事。瘦乙借老S的神通得到了3万元的某补偿款。钱刚到的第三天,老S登门,说最自己近经济很不景气,囊中羞涩云云。瘦乙忙识相的问:你要多少?老S说:一万,并信誓旦旦的说这个钱我一定要还的,并执意打了个欠条给瘦乙。

不料过了3周,老S又登门,说最近手头紧想买个电脑。瘦乙没辙又给了3000给老S。事后一年左右瘦乙弟弟结婚用钱,他实在周转不过来,向老S求救,老S给了2500,伸出食指晃了晃说:我们俩现在的账就剩了一个数了。瘦乙想想,不过是500块钱,算了。但过了一周时间,老S突然跑到瘦乙家里,以一副没有商量的余地和没有任何理由的口气把他打给瘦乙的欠条要走了。瘦乙私下想,我能要回来5000也就行了。至于是否真正能要回来呢。天知道!

胖丙上学时和老S可以说是死党了,不曾想,现在老死不相往来了。许多年前,胖丙求老S找人办事,老S一口应承:“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啊~求人办事啊~这个这个啊…….”

胖丙马上明白:请人吃饭是应该的。从身上掏出身上所有的1600元给老S,老S二话没说;拉开床头靠背往进一扔。事过数年,胖丙的事情老S忘得干干净净。等肥丙无意识提起往事,老S竟然说:你求我办事这个事有,但钱没有见,我没有收过你一分,谁看见了?胖丙气盛,暴怒之下,险些给了老S一顿老拳。被别的朋友现场劝住了。第二天胖丙决意要上老S单位,必要的时候用拳头理论。老S下午忙打电话给胖丙:前几年那个钱我收了,昨天我忘记了。

肥丁和老S关系异常亲密。肥丁一直对老S心存感激,在自己远离他乡的日子,老S经常去肥丁家向自己的家人问寒问暖。一日肥丁有点小事求了老S,老S灵光一现,帮肥丁搞定了。老S要求吃一餐,肥丁当然不怠慢。在酒足饭饱之际,肥丁刚出门买了2包烟,不到5分钟返回,老S把肥丁扯到包房外,悉悉索索的说,自己包了两个房间,叫了俩XX,要800。当时王家卫的《东邪西毒》正火,肥丁火气不打一处来,暗暗思忖:香蕉妈个巴拉!才几分钟时间,够快啊!

肥丁钱是给了老S,电话渐渐少了,后来干脆不再来往了。

     朋友,朋友的朋友甲乙丙丁和老S以前在学校是同吃同住,患难与共的,而且是拜了兄弟的。那时的关系是那么的醇厚和质朴。现在却一个个疏远老S而去了。老S也从一个夸夸其谈的同学蜕变成一个老辣的江湖人。老友的离去并没改变别人的轨迹,老S依旧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生活的滋润,活的潇洒。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利剑一举,穷其本来面目。江湖一盏灯,如若长明我辈便以圣水洗面,神水沐浴,盛装华服,向天三叩首,祈求上苍赐予我同样的躯体,手持《权变》,口诵仁慈,伸手一味攫取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