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NUKUS的房东欧米  

2009-09-20 20:56:21|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NUKUS的房东欧米 - 尘缘 - 尘缘梦

 

小眯眯眼,胖脸膛的欧米起初是我我们的司机。司机招聘的时候考虑到他会讲英语。英语尤其在卡拉卡巴斯坦民族中,能讲的并不多,而他是在众多俄语语种中脱颖而出的极品,英语较溜。在这之前他是在一个外商商那里做仓库管理工作,被辞掉了。当初为了不打击士气,我还特别给他贴了几句金:你是个好人,英语也不错。

在后来的接触中发现欧米的瑕疵还蛮不少。

他喜欢抽烟,但只要一碰到中国人,他就把自己的藏起来,专门找我们别的同事要。在酷热的夏天,他喜欢喝饮料,但从来不买,一到我们住处,像回了自己家一样,脱了鞋便直奔冰箱,打开就倒可乐、芬达。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每每我们饭快熟了,或在外面餐馆点完菜了,他就出现了,问需不需要车,而且永远都是没有吃,坐下毫不客气,中餐西餐都非常习惯。

让人难以容忍的是后来租了他的房子。

碰巧我回国,另外一好心人租了他的房子。房子是他新买的,没有装修,所有东西都是凑合,租金一分一厘都不少。地板上到处是碎水泥渣滓,买了过分小的地毯盖上了。大大小小的水泥块露在外面,总像不雅的人露了屁股,让人不爽。地毯是新买的,不是纯毛的,有很浓的刺鼻化纤味。

床准备了,开始承诺的大床变成了小床。床垫全部是大路货,看着很新,一屁股坐下去,像陷进了泥坑里,半天起不来。有两个同事睡了两晚,腰疼的受不了,将床垫掀起来,直接睡床板上了。

马桶是旧的,黑黢黢的污垢让人恶心。每次来都会承诺:这个我会换一个新的。住了2个多月,同样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我就房间的设施和欧米交涉,他说:我所有东西都是买的最好的!让我感觉吃了个苍蝇。

但赖以生存的锅就让我大光其火。炒瓢和锅都是铝的,而且非常的小(承诺多次更换,没有实际行动)。这还罢了,那个小铝锅用了不到两周,锅壁上出现一个小洞,只要煮饭超过两个人的就往外喷涌。我告知他,他问:

“谁把锅弄坏了?!”

我当时当着他的面将锅摔在地上,说:

“谁弄坏的?谁能把锅弄坏?扔出去!”

后来我用我们带来的美的电饭锅的内胆直接放在煤气灶上当锅用了。

去年冬天欧米的房子停电快一周,我问啥原因。他说:在我们这里停电很正常。我表示要搬走,他开始跟我上了很有意思的一课。他说,在NUKUS这个地方,我的所在区域是最好的,因为别的地方都停电,而且还停的长。我的房子优点是气足,在马路那面的房子没有气。冬天NUKUS都是烧气取暖,如果搬走到别的区域,没有气,甚至会冻死。我问他NUKUS最冷多少度。他告诉我说前年冬天9月份这里已经零下36度。最冷能达到零下50多度!我问是华氏度吗?他信誓旦旦的说是摄氏度。我说不可能,他又给我讲起了这里的地形,说是处于一个盆地内,所以很冷!  我感到我所学到的地理知识收到了空前的挑战。但仔细推敲他的道理,都是些不能自圆其说的屁话,总想将我们这些中国人培训成痴呆,心里萌生了尽快搬走的想法。

洗澡的问题使我搬走的决心增强了。

NUKUS洗澡大多是用气烧热水的。冬天外面的风呜呜的叫,欧米房子烧洗澡水的烟囱很矮,外面的风顺着烟囱直往进灌,在家里根本点不着火。这个情况我通知了他。岂料他说,我这个烟囱是最好的,越矮越好,你根本不会点火,要先点火,再放气! 我决定得惩治一下这个刁民。我说:好,你都对,我等着洗澡,你现在帮我点火。欧米找了一叠报纸盘腿坐在那个半人高的小锅炉前,开始专注的点起了火。过了10分钟,火柴用去了半包,火仍没有点着。我打开门去巡视一下,那个小房子弥漫着报纸烧完的的黑烟,他正在用烧着的报纸条再次尝试往那个小洞洞里塞,不幸的是里面气开的太多,等他伸着头把点燃的报纸塞进去的刹那,“砰”的一声巨响,火苗子一下子窜到他的脸上,眉毛被燎去几根,满脸的黑,他箭一般跳了起来,一句话一点头的冲着锅炉牙咬得蹦蹦响的说:“FUCK, FUCK!”。又大约过了5分钟,欧米火没点着,竟没声没响的消失了。

那天晚上最终促使我横下心来摆脱了那个家伙。

时值NUKUS最冷的时候,气温到了零下18摄氏度。那天来了个新同事,让欧米加个床,他吭吭吃吃的拒绝了。后来我说那你提供个被子就行,他住一晚就走。他说没问题。下午我到市场上准备自己买一套被子,给他打了电话,他说不用,晚上会把被子送来。可是到了晚上11点被子没有送来,我打电话,他不接。用别人的电话打给他,他接了,一听是我装着听不见,阿六,阿六的乱叫唤。后来我将自己的床和铺盖让给了新来的监理,自己整个晚上蜷缩在墙角看了一晚的电视。那个又冷又瞌睡的晚上那种痛苦煎熬,至今让人不能忘记。

第二天我发短信给他,我们要搬走了,让他来收钥匙。过了一周他爸爸卖了车,他彻底的和我们脱离了。

大概过了一个月,欧米开始打我电话,我拒接,他每天坚持最少打20次。又发短信,说自己买了新车,还想和我们干。那天我在开会,他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来,我一怒之下,接了电话:

“Fuck ! Why fuck you always call me?”

 他竟然说,你不是曾经说我是个好人吗?

一顿大骂后我挂断电话,自此世界都宁静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