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七夕特供)爱的碑文,镌刻在天,是无际闪亮的星星……  

2010-08-15 12:40:59|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的碑文,镌刻在天,是无际闪亮的星星…… - 尘缘 - 尘缘梦

 夏夜的晚,呆坐在葡萄架下,透过婆娑摇曳的叶子,仰望满天游离的星。幽幽怨怨洞箫清远的余音在耳边萦绕,是开启心扉的钥匙,酿造温馨故事的酵母。隔桌,抱着出生没多久只穿着纸尿裤婴儿的妇人,断断续续低声哼着小曲儿。颇显丰腴的体态,飘飘的长发,那份彻骨的娴静、淡雅瞬间抓住了长久已经干涸的心。心揪紧—— 一阵震颤!似曾相识,是那段遥远而清晰的回忆吗,它缓缓的流入了心田,久久的难以释怀。

嵐如其名,水做的女人,生在陕南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嵐的家乡遍布着成片胳膊粗的竹子和那一眼望不到边际高大挺拔的松林。宽阔的江水从家旁不远处绕过,时不时有放排工人的号子从上游荡来,一阵雄浑从眼前飘过。家乡的山水滋养了嵐,夕阳西下,她总会趴在窗口看江,拿羊毫画心。嵐的水粉画很清淡;她的文笔一样的格调——如她画一般的淡然、清丽、悠远而耐人品味。

认识嵐是个偶然。那时年少,喜欢显摆,写些华丽浮躁不着边际的文字,夸夸其谈些离奇玄幻的见解及见闻。先是好奇,渐渐合拍了。她是美丽的女神,托着腮帮静静的坐着,那种不变的优雅的姿态能穿破时空,穿透历史,倾听到五千年的天籁。当束不住的段段故事在夏夜放飞的时候,当尽到兴处夸张的手舞足蹈时,时间突然凝固了,她已经沉醉在那种魔咒般的氛围里,游走在亘古的传说中,瞪着大眼绽放成一幅美丽的画面。

彼此的互补,彼此的倾慕罢了。一样的山里生的孩子,从小自由自在。山花烂漫,牛羊满坡,那是自己的天空,自己的原野。初春采摘漫野的蒲公英,夏日在山涧堵一方池扎猛子,金秋爬上树摘火红的柿子,寒冬无聊带头掏鸟窝,从孩提到成年秉性依旧,四季手脚不闲,一样冥顽不化。嵐却不同,她从小被关在家的,从窗口看世界。家教会了她,雕琢了她的贤淑、淑女全部的礼仪和涵养。她更习惯静,静静的想,静静的望,静静的倾听。 一次次的碰撞,那个禁锢大多数人自由性情的牢笼(学校)成为抒写故事,敞开心语的舞台:我把故事的种子播撒在他没有藩篱的心野,她把长发飘飘的美,那份淡淡香醇的记忆用根根缀满挚爱的黄丝带一段段绑扎在流年的岁月里……

无形的距离是把屠刀,不经意间已经在嵐和我之间划上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嵐从生在小城,呆在家里。嵐的家人叫我“山上来的”。农村出身的自己在那个重视阶级的年月里无形中被泼了盆冷水。嵐城里人那种先天性的显贵让我却步。在一样酷热的夏夜,站在嵐家大院外我做了连自己都惊讶的举动——选择逃避,千里之外!我不知这是明智还是愚蠢。我深信时间是抚慰伤口的良药,但我更惊讶事后它竟然更是扼杀情感的帮凶。

而离开是种必然,那时心凉!

许多年后,已经有了朋友的嵐告诉我离开后几年的故事。我彻底的无语,心顷刻间变成在空中飘飞,空荡荡无法着落的蓬草,恸哭无泪,泪流在心,一滴一滴一口一口噬咬着我的灵魂……

燥热的南国,我撕毁了堆满情感和故事的信笺,将心深深锁起的岁月,嵐毕业了。在那个大学生突然暴涨的一年,她被分配到家乡一个不起眼的小火车站。小火车站在秦巴山区,每周来不了几趟列车。办公室没有几个年轻人,都是带着高深眼镜胡子年龄一大把的知识分子。嵐的工作就是收发报纸,做做各大节日,各种风头上的板报宣传工作。一杯茶,一张报纸便是一天。嵐说自己感觉已经步入老朽残年,完完全全是在荒废青春。

那个时候嵐的天性只有在下班、在周六周日才彻底的释放。车站很小,空气异常清新,周围的景色像家乡一样美丽。嵐独自一人采上各色的鲜花编织成花环戴在头上,骑在办公室后面山梁的土疙瘩上一节一节数着慢悠悠咔嗒咔嗒远去的货车。那时从不敢大声唱歌的她会敞开嗓子对着片片茂密的松林,对着潺潺的溪流唱上半个时辰,直至得筋疲力尽,嗓子嘶哑。

小火车站的时光,嵐想起以前的故事,想着荒废的自己,不止一次萌生了去南国的念头。那时,自己在南方的城市里徘徊,做一些只能糊口的工作。同来淘金的四个同学,信心最足一个的不到一个月我们凑够路费,他哭着回陕西老家了。另一个被在南方扎根多年的亲戚解救走了。剩余的小马不久也离开了。孤寂无聊的自己买了一堆一堆的杂志,一到下班,一本接着一本的没命的看。书看完了就去逛大街,看着一群群的人穿梭而过,看着一张张喜怒哀乐的脸从身边掠过,从朝阳到日落,从早春到暮秋。整整两年,我习惯了南方快节奏的生活,习惯了沉默,习惯了思索也习惯了情感的轻拿轻放。我不敢更怕陷入又一个情感漩涡,用玩世不恭的笑容,隔着世界和人说话。

千禧年将到的时候,一段姻缘暖化了我的生命,不经意间,我开始了一段7年的长跑。嵐的身影,那份撕裂的痛楚渐渐变成一个老去的疤痕,悄悄的消褪了。

嵐得到我的电话,是从另外一个同学那里,好多年的没有见面,她早已换了几个单位,最终在一个大影楼从事自己擅长的平面设计了。我们通了电话,约着一起去喝茶。

两盏红茶,四目相对,嵐依旧保持着那种清清爽爽的扮相,一样的可人,只是稍微变胖了。琐琐碎碎扯了些工作的套话,便开始诉说别后的情形了。嵐已婚,六甲在身,他的夫君很爱她……她说在小火车站的日子,真心的想去南方,但不知如何联系……

话未说完便戛然而止,抱着茶杯无语了,而后陷入了一段长时间凝固的寂静,极愿是美,彼此守着心,守着灵魂观望,怕不经意间,一句冗余的话撕破那种静,那种淡淡的无法言表的五味杂陈的回忆。

回忆是种茫然,一如徘徊在十字路口,走着走着,便把心走丢了。直至嵐离去了许久,自己仍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我7年长跑的中途,疲惫的几于崩溃的时候,一位非常要好的河南女性朋友警示我:其实追女孩子太容易了:就在于坚持!只要坚持,没有追不到的女孩。

 事过多年,我不知这句话是对我而后7年后成功婚姻的注释,还是对我流失岁月的讽刺。 而今每每碰见嵐,看见她永远匆忙的身影。心里升起一丝挥之不去的、无法名状的情感,这情感它久久的刺痛着我。 

大爱无疆,小情也别有风味,鼓足勇气,我把他抒写成爱的碑文,镌刻在天,是无际闪亮的星星……让它永恒照亮你我。

                                       2010-8-15塔什干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