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中秋特供)醇久的故事铺撒向皓月九天,是离人无际的叹息——  

2010-09-08 02:29:05|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醇久的故事铺撒向皓月九天,是离人无际的叹息—— - 尘缘 - 尘缘梦

                               儿时的石磨,已漫没于荒草中

醇久的故事铺撒向皓月九天,是离人无际的叹息—— - 尘缘 - 尘缘梦
                                         生养的旧宅子,化为无法磨灭的记忆

 独处一室,守住落寞,将那份久久无法排遣的无绪一丝一丝揉成一团,熄灭在无尽的叹息中。数载,月圆,每个惆怅的日子,习惯于无根的飘摇中,端坐露台,啜一口清茶,和着丝丝凉风,将揪心的疼掩在心底,无语,将思念放飞,将这异乡的夜坐彻。

夜深,心澈,渐凉。这夜,远离故土,游弋而囿居异域的堡垒中,如何消得这愁!!  

长长怅惘之际,蓦然回首,几近20年未与故土中秋团聚了!初中起开始住校,那时中秋也无假可休。待到有了中秋名正言顺成为了法定假日,自己却出国了,更无法受用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那份离人无尽的忧思随着岁月的磨蚀,却愈发炽烈起来。向晚风凉,这神经一如迁徙的鸟般敏感,心便踌躇了,从少不更事到老大别离的故事一幕幕的铺撒在深夜的无际的凝望中

饥荒年景的中秋,父亲通过关系,买回来一个很大大的月饼(那时感觉很大),我和妹妹的眼睛都直了,口水在嘴里打转。月饼由妈妈分给双胞胎的妹妹和自己。妈妈随手掰成两份,兄妹一人一块。妹妹和自己一比,说哥哥的太大。妈妈说哥哥应该让着妹妹,从自己手中掰下一小块给了妹妹。但自己顿时感觉少了许多,受到莫大的冤屈,哭着不干了。两人互不相让,妈妈气愤,夺过两人的月饼,使劲的扔到出了门外!

这个故事源于别人。别人的故事,自己的恓惶!在我的童年的记忆中不存在中秋节的概念,亦没有月饼的惊喜。每每感觉山里的夜凉了下来,通过纸糊的窗棂仰望挂在天空最圆最亮的月亮时,母亲说:吆,中秋节到了啊!仲秋的季节,大人忙于活计的时候,自己最快乐的事情无非是追随着一群大一点的孩子去野:烧核桃、黄豆、玉米,刨红薯,一天一片庄稼,尽干一些和野猪、獾一样祸害人的事情,唯一的要求就是填饱肚子。

待少长,刚刚学有所成,中秋爷爷一别,竟成终生的遗恨!

爷爷30年代丧妻;40年代白发人送黑发人;学大寨的劲风中被石头砸断三根手指!母亲说他“只会干活”,别人说他痴傻。他一生以永不停顿的脚步和双手养育了自己的后代,即使在“瓜菜代”的荒年能让一家人吃上饱饭(虽然大多是粗粮)。到了90年代初80多岁了,他眼睛开始“不中用”,自己常常被低矮的门槛绊倒。爷爷来到临潼最大的愿望是去华清池洗个温泉澡,或去看场真人的大戏。我最大的期望便是立誓帮他实现这个夙愿。甚至在8人的大家异爨之际,我毅然选择爷爷两人自立门户,由于未曾成家立口被诸亲断然拒绝了。于是我开始发奋学习,勤工俭学,拼命攒钱。但最终却以入不敷出而告终。理想将我逼到了绝境。那年中秋,我决定去南方打工。

睡在窑洞里爷爷的的土炕上,银色的月光透过窑上方的孔洞徐徐投在墙壁上,像点着三盏明亮的油灯。爷爷给我讲了许多老家的故事及对故乡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无限牵念。直到深夜,他问我去的地方远吗,我犹豫半天,谎说:不远,就五百多公里吧。他又问我啥时候回来,我含含混混的回答:很快,过年吧,可能还早些。在长长的叹息后,彼此突然都不说话了。第二天天未亮,我悄悄的摸出门,急急忙忙的一个人离去了。

这一去就是三年!哥说,爷爷总是念叨,念叨我还不回来,每年大大小小的节日他总执着的像孩子一样坐在大门的门墩上守望。没有电话的那几年,我和家里唯一联系的方式只有写信。三年后几近中秋的一天,我在南方正挥汗如雨干活的下午收到一封哥的挂号信,眼泪一下子奔涌不止——爷爷,我为数不多至亲至爱的亲人,已经离世,一周前已经悄然下葬了!顷刻间,我感到命运的无奈,泪水风干到心死。

 

再别中秋是最后一次了。亦不忍,在离人团聚的日子离别,更不堪别时辛酸,凄凄其情!别时和哥,一样中秋,已经有妻儿的他竟泪流。

哥大我三岁,从小和我睡一张床,比我高两级,是我的启蒙老师,感情非同寻常的好。初三尚未毕业的一个严寒冬天,哥和我都冻破了脚,从几十里以外的寄宿的学校回到了家。由于家境不济,供不起太多的学生,他决定支持我上学,自己便借故不去了,虽然那时他成绩非常好,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尖子生。

爷爷三年祭奠后,我一直在家待到了中秋。哥已成家,一向沉默寡言的哥在皓月当空的夜里坐在我家门前的大槐树下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和我扯了整整一夜的家常。他说到秦巴山区的老家是多么的偏僻,又是多么的静,多么的空气清新;说到每年的中秋节母亲总推着小石磨打豆腐,兄妹几个团团圆圆的抢吃南瓜、豆角、红薯、土豆乱炖时是多么的香;说到上小学时常常揣着爷爷给的五分买火石的钱感觉多么的富有和神气……直到后半夜,我抵不住困乏,呼呼的径直靠到树身上睡着了。天渐凉,哥叫醒我回家睡了。

第二天哥为我送行,我要登上火车的刹那,他哭了,我无言以对,不忍回头,径自向着南方,向着我无限的期望离去了。

而后多年,尤其在中秋,我很少回家,也很少在中秋打电话,怕,团聚思念的季节里,不经意间牵动脆弱的神经,于自己、于别人是种痛楚和伤害。越是中秋,越是奔忙,我极愿在奔忙中将离人无奈的怅憾释放了,消融了,化作剔透的滴露,在仲秋的季里点缀秋天金黄的故事。

韩日等国不断的胁迫下(中秋、端午等已成韩国法定假日,05年端午节申遗成功),2008年我国慌忙捡起传统将中秋节定为法定假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对传统都丢了,历史便丢了,历史的淡漠和遗弃是悲哀,它必然成为戗杀自身的蛀虫。

几近中秋,心有戚戚,忘记时差,电话妻,妻在午休,问及中秋,表现异常不屑:现在连过年都越来越没意思了,中秋,聚在一起,不就是打打麻将;我们老家中秋是坚决不过的,所以我也不会回去,也不想去你们家。 我又打电话给小妹,她说中秋很忙,就不回去看望母亲了。

母亲,固守老屋、固守往昔故事的母亲看来只能在中秋,月圆的夜里,又一次独自仰望长空,期盼来年了。通讯发达了,人走的愈远了,心愈远,中秋团聚却成了一种奢求。儿女们总有千万条的理由,将这亲情疏远了。

此年中秋,一样月圆,一样思念,尚在途中飞的人,可否一样的固守在自筑的樊笼中,一样的的追忆,一样的在那段段无法磨灭的故事加上又一抹的凄然?

                                                           2010-9-8 塔什干

尘缘梦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