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陕西关中的年俗)  

2011-02-09 11:59:1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的钟声远去,彻夜无眠的辗转中,依稀轰鸣的车声近了,鸟儿的聒噪已划破了黎明。一声叹息,恍惚中忽然觉醒:年过完了! 唯有那段段挥不去的念想残留在枕边,温润着常常干坼的离人的心。

儿时的新年是从腊八的憧憬开始的。腊八的故事年年都讲,真正缘何却早已忘却,只是从那五颜六色腊八粥冒着的热气中便扑扑腾腾遐想起这个期盼许久的年来。

待到二十三祭灶,母亲烙着糖饼,自己和哥哥、弟弟和小妹围着母亲打转,从开始和面看到糖饼出锅,那份夹杂着馋的期待无论多晚都一直守望,直到欢蹦乱跳的各自捧起异常烫的糖饼吸溜吸溜的吃起来,年幼的心在年的脚步临近的时刻得到无际的满足。

小歇一天,二十五,二十六两天开始扫屋子了。儿时的屋子只有两间厦房(陕西一种半边盖的房子)和两眼窑洞,就这也需要整整两天忙活。先是准备一把长杆在头上绑上高粱扫把,搬来梯子把房子高处及每个角角落落的蜘蛛网和灰尘清扫干净,然后屋外能够得着的地方用白土刷的光亮,屋内用报纸糊得崭新。扫屋子的时候,我和哥负责去一里路外的地方挖抬白土。虽然费了半天功夫挖了些质量不高的要么是不够白的土,要么是多半是沙石,这也基本够我们刷墙了。袖子卷高,每人一个秃头扫把上阵,即使小丑般抹了一鼻子一脸的黑或泥,相互讥笑,那种快乐和深深的成就感能让人激情高涨,久久回味。

腊月二十七、二十八是蒸包子的日子。乡人民俗正月十五前不动蒸锅。从初二要走亲戚,走亲戚有讲究的,每家15个包子,舅家加一封糕点,舅家给外甥返枣花一个。所以亲戚稍多的人家要用大锅架着草圈足足蒸上最少七到八锅。包子有三角的豆沙包,饺子形的肉包或豆腐包,圆圆的地软包,拧着花的菜包子。那时最兴奋的事情莫过于被允许洗了手参与包子的制作。待包子出锅了,吃上自己亲手做的包子,虽然样子丑陋,狼吞虎咽还是有些不舍。

二十九晚是上油锅的,炸红薯丸子,麻花,馓子,麻叶,油饼等。困难的年月,能果腹已经非常不易,能上得起油锅的寥寥无几,几根劈柴架火,小锅中跳跃着金黄,那是多么令人羡慕和自豪的事情。儿女较多,到了年关,母亲总是早早的攒了些钱做好准备,不能每年,也要保障两年上一次油锅。直到今天,儿时仅有几次炸油锅的记忆还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初一家乡的习俗是吃饺子。饺子是年三十晚上包的。那时候没有电视,三十晚上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围着火炉包饺子。无论走多远,三十晚上的都会赶回来。一家人聚齐,母亲和面,兄弟姊妹们齐动手,剁陷儿的,压锭子,擀皮的分工明确。饺子中包上两到三枚硬币,吃到了预示来年财运亨通。初一天不亮小孩起来煮饺子,煮完端给大人,大人整个初一主要任务是睡觉,沉积一年的劳累只期待在大年初一一并睡去了。初一是孩子最开心的时候,天不亮就可以出去挨家挨户捡炮竹,还可以收获乡邻们送的糖果。初一大的优越感是不能打骂孩子。童年印象最深的是某年初一天未亮,和哥在厨房打闹将我家里一摞碗碰翻打碎了,而我们竟然毫发未损,连骂都没有挨。那年正月我们从别人家里借了十多个碗,这事情让我和哥愧疚一生。

     过了初一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打灯笼。灯笼从从初十开始打。一般都是舅给外甥送灯,各种形态的都有,颜色以红色居多。从初十到元宵,每天晚上天刚抹黑灯笼便迫不及待的被点亮了,一村的孩子每人挑着一盏,嬉笑着,游走在屋外的路上,远远望去,跳动的红色串成线,蜿蜒如长龙,煞是壮观。

     鞭炮声渐渐平息了,十五吃完最后一顿团圆饭,给所有的屋里和野外的坟上送完灯,这年算彻底的过完了。每每那时,心里总有一百个不舍。待年岁突然间疯长起来,儿时对年的那种期盼和新奇已经被岁月冲蚀得荡然无存,反而生出些许感慨来。童稚无邪,可以放炮仗,可以借机向家人索要新衣……待事事经历过了,每逢过年几桌麻将一围,哗啦声中谈论着自摸和大和,年的味道彻底的丧失殆尽了。“年”这种曾经祸害人的怪兽,小时可以用炮仗驱除,而今,不知无觉中噬咬着心却无法排遣。愈是无聊时,选择避离,以求从头到脚落个清静,四年了,选择在海外过。

     然而,那种逃避更让人揪心。三十打电话回去,先是嘘寒问暖一番,接着母亲叨叨叨将我从头到脚数落一顿,说每年盼着我我都不回等等,几句话不投机便肝火攻心,将无边的埋怨挂断了,留得母亲伤心流涕。断了更不忍,不知是委屈还是愧疚,那种无法名状的烦恼和烦躁折磨得许久不能入眠。久久平复,长叹一口气:

    明年无论如何也要回家过年了,哪怕就一晚!

    

                                                   2011-2-9 塔什干

  评论这张
 
阅读(76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