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乌兹别克的爱恨别离(5岁生日抒怀)  

2011-09-01 21:08:34|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兹别克的爱恨别离(5岁生日抒怀) - 尘缘梦 - 尘缘梦

 

院子不大,夹在之间,前面一排楼,后面一排住户。每家住户前面都有温馨的小花园,花园中常碰到一个母亲带着四个可爱的的小孩在栽花,浇水。下午5点许,妻在家中做饭,孩子便独自在外面院子里玩。院子中间有滑滑梯,有沙堆,有个铁架子焊接的四层尖塔。孩子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抓沙子、捡石子、爬上爬下。

每日6点下班匆匆赶回家,从侧着的门悄悄摸进来,常常看到孩子正专注的蹲在沙堆旁,旁边摆着一堆捡来的瓶盖,棒棒,花花绿绿的纸片。我一摸他的头,他冲我嘻嘻一笑,说:爸爸,我在忙着呢!某日回来竟找不到人,喊了几声无人应,心里着慌,火急火燎的绕着院子找了几圈还没有看见,汗都下来了。最后慌忙登上尖塔的顶层:他竟在,说正忙,没有听见我的叫声。他蹲在平台上,前面中间放着一个烟盒,围绕着放了7个装满沙子的瓶盖,说这7个人正在吃饭。周围也有小朋友,但他听不懂俄语,也不熟,总是一个人玩,每每看到他蹲在沙堆的背影,总有无法名状的悲悯。在西安时候他最少还有两个很要好的小朋友,每天放学一起玩,但常常跟着我奔波,总是在适应新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孤独了。

不忍!于是送回国了。家里水杯浸泡着孩子吹过的蒲公英杆儿做的哨子,妻儿走了,每日下班四野空空,自己闭着眼悠悠吹着那个哨子,四天,直到最后彻底的劈裂无声了……

5岁了,从来未曾有过的苦痛。天真无邪的眼神让我震颤,漂洗我一身的疲惫和那我无端的烦躁,让我在搂抱和抚摸中感知从未有的幸福和满足;而那份说不动摇、劝不听从、打不畏惧的执拗和倔强让人抓狂——某日放下狠话斥责了,而后又揍了,狠狠的踢了屁股,踢完却深深的自责…….从出生那天起,他即是从心里掉下的生命,无论喜怒哀乐与怨愁都是吹过心底的风,无论和顺温暖,刺骨心寒都无法改变离别日日夜夜彻骨的牵念。

好的时候,让人爱的心疼。珠心算考了满分,满分只有2个,考完试,我和妻告诉老师,他要随我出征,老师异常遗憾,说了孩子一堆的好,对孩子珠心算的“天赋”给予非常夸张的赞誉。这让妻和我很是虚伪的高兴了一阵,给孩子买了个遥控飞机作为嘉奖,虽然第二天飞机就折戟到水盆中再也起不来了,那是我们最开心的。

已经长大些,一些幼稚的问题少了,偶尔暗自观察到大人面色愉悦,爬上身来,抱着脖子“爸爸我有个问题:爸爸啥时候就老了?啥时候死?啥时候去天堂?”

我无言以对!

某日又说:“很——大,很——大!比亿和兆还大的是啥?”

我说是无穷大。

某日看到妻高兴了,又翘着食指点晃点着头说:“妈妈我还有一个问题,无穷大是多大?”

妻无语,反而斥责他老是用舌头舔那个龋齿干啥,他说:“我就是用舌头给牙齿挠痒痒”,让人忍俊不禁。

孩子的脾气远远胜过了自己。最近迷上了玩游戏,但凡生人熟人,只要发现有手机,强行索要。要到后,自己在里面翻找,找到游戏就玩个没完,玩不过去了,还要强行要求别人帮助。每每玩起来,不吃不喝,用啥方法都制止不了,强行拿走,就冤屈的大哭,哭声尖厉得让人崩溃。

这只是其一。最让人头疼的是吃饭,无论咋样劝说,引导,他永远都唧唧歪歪的不肯动手,动手了又慢慢吞吞,半天舀不到半勺到嘴里。刚盛出来说太烫,稠了说太干,稀了说没汤。实在没有办法了,拿根棒子站在面前看着,才嘟嘟囔囔的开吃。十二分不情愿的的瞪着眼扒拉的满桌子都是,每顿饭能吃一两个小时。无奈之下制了个表,吃饭和表现好,每日贴红花一枚,反之黑乌龟一个,一周都是红花奖励玩具一个。但每次的红花积不到七个又原形毕露了。

孩子还有个毛病就是蹬被子,无论多冷,都不肯老实的盖着。经常发现光溜溜的睡着,给他悄悄盖上,一会儿就蹬了,再盖就急了。三更半夜弄得人火冒三丈,扇几把屁股,嗷嗷的嚎上很久才罢休。

谁不疼爱自己的孩子,这深深的折磨着妻和我,尤其常常想起他的可爱和无邪,心总是隐隐作痛。而孩子年幼,总是活在他的世界里。他喜欢捡东西——奇异的空瓶,各式的标签,七色的瓷片,长长短短的棒棒、片片。家里铺着地毯,每每近家门前,他都把捡来的东西堆放在花园一角,用东西盖好。还一再声明:这是我的东西,不能扔!大人只看着前方,斥责着孩子往前走,不要老是往地上看,自己固守着各种的条条框框,固守着各样的规矩,却常常被小小的东西绊倒。又换了个国家,怕新环境又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影响孩子性格,索性将他放在家里。放着又想,某日妻和我打电话回去:孩子说,

“天很热,今天都鼻子都流血了。”还没等我们问罪,孩子连忙补充一句:

    “妈妈,我还没有抠鼻子!”我们突然无语。每次他抠鼻子,都会招来一顿训斥,我们生怕他自己把鼻子抠破了。

 辗转间5岁,太多的记忆:乌兹飘雪的季节,我们一家三口在乌兹和大家一起过年,包饺子,孩子在一群大人面前疯来疯去,唱歌时候抓住话筒捣乱;我们陪着孩子在乌兹参加了第一个韩裔同学Natalia的生日聚会;孩子见证了一群乌兹小朋友为自己举办的生日聚会;孩子穿着帖木儿大帝的服装在乌兹参加了学校的汇演……事过境迁,这些已经成为了一个故事,一段美好的记忆。

  乌兹小院仍在,我们已经别离。1年间,从漫天飘雪到花开烂漫,无论欢心甚至苦恼,那个小院见证和记载着我们一家成长的岁月。5岁的孩子,你是否和我们一样,怀念那段挥不去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