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尘缘  

2013-01-14 02:30:29|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缘 - 尘缘梦 - 尘缘梦
 

酷寒严冬,风催无情,向你的心渐渐枯萎,在叹息和恶梦中陨落。

逝去的疮疤已经凝结,跌倒在夕阳黄昏中,看凄凄风雨,斑斑驳驳,无语说爱——泪先流;

拟将岁月孤独撕破,日日清酒、夜夜笙歌,了去千千缘孽,觅得风流倜傥无心逍遥,无奈悔字当头!欲将岁月了却,岂料岁月将人宰割,别了风发意气、朗朗笑声。秋风起,唯留下暮年华发、褴褛罗衫而仓惶起舞;待夜半出关,汨罗江头啸歌——无字慨叹的悠悠长调,声声慢,跌落江河。

缘来缘往,缘聚缘散。揣着馨香远远巴望,在花蕾还未绽放之际,突然放手——夜的黑,捱不到黎明——看曙光突破希望。这黑袭来的间瞬,刹那的闪电将人击倒。 这一季无刀风的肃杀,花自飘零,叶却自落,万事归于无声,在无声无息中终结。

谁是那个始作俑者,用午夜的昙花圆了一个自负的梦,这梦恍惚!有作茧的勇气,没有冲破化蝶的力量,走着走着,看着看着,捂热的故事便凉了,被秋风吹得无影无迹了。

人造故事,故事弄人。时有岁岁年年,人有夜夜叹息。

缘来缘起心潮起

那年青涩,杨柳依依,醉心的玫瑰爬上枝头,你娇嗔萦语,轻轻的走来,顾盼的眼神、如丝飘飘的长发,那份纯、那份幽幽的馨香即是亘古流淌而来,穿越了几世几代,萦绕了多少寒暑春冬,随伴落魄,随伴牵绊,随伴难以终结的思盼,让人生溪流一路欢歌,让青春的画卷诞生得素雅,铺满翩翩诗情。

那年春意,烟花三月,清风起、是谁迎着和煦的阳光奔跑,盘起的长发散落在面庞,缀着细线的飘飞情怀牵着蓝天的风筝在顾野自由飞翔,在绿色蹿满回忆的田野中抒写中醉心的故事。

那年栅栏囿居的小楼,春夏剑麻挺拔、常春藤无端地滋蔓,被炎热驱散的故事中,都是纷飞的笑声;秋日来风,高大法国梧桐的叶子铺天而降铺满窄窄长长的巷子。夕阳慢慢透过枯枯的枝桠,扫过窗棂,落在巷子里。夕阳下的巷中下有踏着黄叶碎响离去而挥之不去的背影。

那日离却,恍然如梦!应是边城书卷中留出的芊芊身影、抑或是江南雨巷中撑出的油纸伞,是结香故事的因子,从如丝的烟雨中一闪现,便是缘起,便永驻恒久。

缘聚缘散心依依

蒲公英闪耀的黄花点燃四野,春的脚步轻盈。你痴痴的站在安徒生的童话里,沉醉在席慕蓉温婉的诗篇中,迷失在琼瑶催心裂肺的剧情中,迷恋在三毛荷西的浪漫中。书、抑或是书中的故事赐予你音符:裙裾飘扬,你独站原野,舞动双手,用凝注的神情、绵绵长长的音调演绎着一场旷世的乐曲。钟鼓同奏,琴瑟齐鸣,一曲高山流水伴随着迎春花香,激昂着那日那年——青山绿水。站在光环下,沐浴在辉光里,在那个年月,春的懵懂绽开了痴醉的花朵,我是那个百年后扼腕叹息的人,跌落在百年前醉心的故事中。

趴在杨树干上知了高声嘶唱的季节到来,7月如歌。向晚坐在扎着锈铁栅栏水泥丛林囿居的四方院落里看星,看萤火虫吟着小曲从容的从头顶飞过。坐在摇摆的秋千,用幽怨的语气将童年从根刨起,将憧憬、祈愿编纂得绚烂而美丽。夏天的夜,短暂,守候在彼此的心里 ,乘上顾城“柳枝编成的船篷”如华兹华斯像一朵云在山夜和溪谷中游走(as a cloud that floats on high o’er vales and hills)。

秋风起,一季爽凉,灿灿的谷穗笑弯腰,雁过南天,队队行行。静坐在丝瓜架下的南望的期待合(音:贺)着漫天飘飘黄叶起舞。灰色的喜鹊在门前梧桐树上雀跃的时候,远方的问候如期而至,握着彼此的心,吟颂着句句无法铺排的牵念、段段无法割舍的星星点点。突然聚首:在广袤宇宙,奔流的历史中,古香古色的街衢的尽头不经意的街角,倚窗两杯清茶,托腮凝望无语,心与心交融,一驻经典,便是永恒。

记忆还是梦境,无从考证。端坐秋林,听风,看绿绿黄黄红红的叶子飘下,看杨树憨笑的眼睛,看柳条摇曳的枝条,看蹿满枝条的山楂果红遍山林……秋收的季节,你用童稚的心采集秋的色彩,在人生的画板上勾画出向天的枝丫,红红的枫叶,飘香的雏菊和对对南飞的大雁。

枝枝叉叉的杨树在村头扭动着身躯摇摆时,冬临了,雪白雪白的笑声在赶着年的节奏中风一般的淌过冬月、腊月、整个捂着棉袄的日日夜夜,映红了溢满故事的面庞。咯吱咯吱,踩着厚厚的雪穿过小巷,脚印契合是种别样的美,敲打在心上,珍藏在记忆里。小巷的尽头,暮然回首,一疙瘩雪球砸在脖子上,透心凉,暖了心,燃烧了故事。

    缘尽缘落秋风起

黄沙席地而起起,风催春日无情,纸片和塑料袋在天空中激烈颤抖,四月刚刚绽放的樱花纷纷落地,刚挺直身子的艾草栽倒在地,那一日昏暗。开满丁香和栀子的林道漫长,没有了往昔的清香。脚步跌落在石籽铺成的小路,声声闷响,撞击着心,相向无语。路长,心长,这一段,绵延了多久,从白垩纪的远古启程,在默默黯然中凝注成冰冷生硬的化石。

黄昏,温温的文火静静慢慢的熄灭;长久结成了冰,瞬间裂了、折(音:蛇)了——于是别了,别了沈园,吟断《钗头凤》。

别了蓝天,翩翩舞动的风筝

别了洒向头顶的冬青

别了知了,别了虫鸣

别了飘飞的银杏叶,常青藤

别了雪巷  守候着离去的长长身影

碎了话语,碎了嬉笑,碎了贮满淡香的醇久故事……碎了鸿雁,便碎了心!

“惜春春去”,忍将“柔肠一寸愁千缕”段段剪去,换作清酒一壶,聚三五老友畅饮,强作欢颜。 酒正酣,歌正悠长高昂之际,突然转身挥手。

挥手离去,一曲乐章戛然而止,各自行进在陌生的城市里,万事归于静寂。风过、雨过,云飘过,世界是所有人的天空,站的遥远,身后没有共同的风景。雨湿了岁月,那是雨;风散了故事,那是风,平静的湖面泛不起一丝波澜。

天空是份故事,我是黄昏中出现在美丽故事中的那只渡鸟,历经多少波澜,挣扎着显现在天的一角,用乌黑和哀号把天玷污,扑棱着从太阳的视线中划过,却折翅跌落在静静的湖面,

溅起一片涟漪,添加一段哀怨!

    缘忏缘悔独彳亍

经年之后,刀刻的皱纹爬满额头,老残的疮疤淤积成一种扩散的癌,心开始迷失在陈酿的过去中,寸寸柔肠,夜夜辗转,都是起起落落,淡淡凄惶。

春日看莺飞草长,夏天见雀鸣花香,秋高雁两行,冬月风走呜咽巷,在如梭的时日里凝驻成不变的剪影,从流淌而去、干涸而去的画面中捡拾模糊的脚印,从黄昏坐破到朝阳。用浑浊发黄的眼睛找寻,目光向着星空,片片都是迷惘,抓不住和煦的枝枝叶叶。

岁月催人割舍,记忆在别后的日子剥落,走近上帝枕边的那个瞬间,梦里残存的温婉只在恍惚。摩挲着心中发黄的照片,咀嚼着老去的日子,怅惘不堪拾捡那嗔然娇媚、顾盼流离的容颜,唯唯叹息涟涟。  而今倘若同在天边凝望,可记否:恰阳春三月、芳华正茂,嬉闹追逐 ……掌心放在你发髻的那刻,是怎样的一种忐忑……

你依着你眺望风景的窗口,我守着我的挥汗奔跑的田野,曾经凝望的一瞬,目光碰撞了,心线交织了,编纂了脆弱的美丽。而后被岁月的快刀豁开,随风、随雨,随世俗背向而去。终究去了!昙花败了,鸟声停了,叶子落了,秋风起,稀稀落落。

    缘禅缘悟止如水

走过了将如何首?

错过了将如何评说?

爱过了将如何割舍?

有沉醉在温情里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公瑾,有昨夜小楼醉酒,哀叹春水东流,“心事莫将和泪说”的后主——情缘、国缘、聚散离合皆是缘,缘生缘灭,不同的际遇,不一样的人生。尘缘是数千年镌刻在崖壁上磨蚀隐约的箴言,缘来缘起,缘聚缘散,缘尽缘落,缘忏缘悔,缘禅缘悟。尘缘莫若尘土,姻缘莫若祈愿,风起飞扬,风止坠落,牵住了,抓紧了便是修行、便是福祉;流落了,逝去了便是彷徨,便是落寞。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

                                               本文刊发于《文化月刊》2015年6月下旬刊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