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的感慨  

2013-02-25 02:44: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的感慨 - 尘缘梦 - 尘缘梦
     从腊八开始隐隐的期盼到除夕、初一的无味,再到皓月当空元宵囫囵下了肚子,这淡淡失落、无聊伴随着年的离去画上一道长长的叹息。

那年那月,炊烟袅袅,伴着鸡鸣狗吠,在擎天的白杨树杈勾画的蓝天中,孩儿的笑声是那么的爽朗,那么的明快。年初一穿着哥哥姐姐褪下来浆洗干净的黄衣服,虽然膝盖、袖子上缀满补丁,心情一样温暖。初十开始的晚上,村子的场院上游动着红红的亮光,将夜空点缀的异常美丽——4到12岁的孩子都在打灯笼,每天晚上一根蜡烛,一直到初十,将记忆、将整个童年点亮。

而今的年,从南到北,几个人碰到一起,招呼一声:“小赌怡情”,麻将桌子支起;圈起袖子,地主、金花搞起来……你审视我的眼睛,我猜度你的心,赢了的神气活现、输干净的独自叹息,观望的热血沸腾,指指点点。自己作别许久的孩子正在牌桌下钻来钻去,实在找不到乐趣。

牌局散了,吃酒!菜无所谓,一杯杯的干,不到一个时辰,有人趴在桌上睡了,有人搂抱到一起咬耳朵了,有人碎了杯子、打翻了汤碗,更有人开始骂娘、把桌子砸的震天响,更有比较背运的被人吐了一身……本来想恭维一下领导的、展示一下歌喉的,或者多年未见要畅谈一下儿时偷鸡摸狗的趣事的:酒逢知己千杯少,到最后成了一场非常狗血的大戏——烟屁股站满了杯盘之时,大舌头开始哆嗦,脚步开始拌蒜,该说的话没有说出来,穷凶极恶的话都杀出了口…..恍惚中回了家(也有现场歇了的),第二天竟然忘得干干净净了。年年岁岁,三十初一到十五,一样的轮回:打牌,吃酒,吃酒,打牌……

大人无趣,小孩更无趣。放炮要捂着耳朵躲在墙角,让大人代劳。淹没在水泥城堡城中的孩子,他们不知道啥叫打灯笼,没有撂炮儿,更不会做打黄炮药和火柴头的链子枪。

年终于过完了,小腹上多了些赘肉,有人开始忏悔:我TNND为啥又高了,人都丢尽了;丫的,发小要和我诉衷肠呢,我咋就自己先睡过去了。

       村头小店的吴老板很是来气:他一捶桌子破口大骂:NNND熊,吃个饭也不安生,几个瓶子都碎了,你他娘的把我的桌子都砸出个豁豁,真不是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