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习惯是种修养,是种修行  

2013-04-10 10:44: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惯是种修养,是种修行 - 尘缘梦 - 尘缘梦
 

许久未谋面的老友,打电话去了,问候还没客套完,那边先大声的咔咔咔咳嗽几声,接着呃呸——呃呸——,让我在数千公里外都直皱眉头,心里反胃。这位仁兄每天最少三包烟,从睁眼到闭眼,几乎每时每刻都不忘记抽烟。他常说:咳嗽、吐痰这些小毛病谁没有过,不碍事。

区域里有个同事,晚上2点前,哪怕无聊到在7尺见方的房间转圈也睡不着,白天12点前永远睡不醒,整点上班时间从未到过,与人类作息时间很不同步。某次前一天约好翌日12点见面商谈大事,下午2点才赶到,盛怒之下,被开除了。

已经十多年了,由三的行为变成一种无法撼动的模式:喜好酌酒,每天必饮酒;逢场必上,一喝就多;多了就锤桌子、拍胸脯骂娘…..情到深处乃至忽然大悲痛哭,鼻涕老泪常常糊满面庞…..

祖先自从从荒蛮中站了起来、开始有了羞耻之心,渐渐形成了一些规矩,身体力行之外还推及开去:黄口小儿初学行便开始背诵《三字经》了,加上四书五经、《千字文》、《弟子规》、《菜根谭》等等,古人见面拱手而彬彬有礼。而今网络时代下的人,在酒吧昏头昏脑的跳过、醉过之后,习惯了低俗与低级趣味,常常抱着湖南卫视肤浅的傻笑。尽兴完了便卷起袖子,瞪着眼珠子往钱看,钱钱钱、不择一切手段。相比之下更多的历史传统和文化及《菜根谭》等却在日韩悄然生根。友邦见面就:阿拉赛奥,毕恭毕敬的鞠躬时,有人站出来不屑:一群傻B。

一边骂着傻B,一边由着自己,于是河里的水越来越污浊,癌症村越来越多;西北的树越来越少,黄沙漫漫;北京的霾成为一种常态,更多人彷徨、更多人无奈。有神经衰弱禁(jing)不住大风吹的人一步一回头,移民到欧美澳洲…..

11个月的小儿脾气见长,动辄不高兴了就往地上滚,一次迁就了,次次效仿,成为一种钳制大人的杀手锏了。我想,作为一种不至于伤及祸国殃民的不良习气,甚至下作的举动,律令的大手够不着,家法在这个社会已经渐渐式微了,唯有靠自律了。在地上滚得多了,如果无人欣赏,自讨无趣,自己便罢了。倒地时高喊打屁股、给他嘘声,甚至嗤笑是社会风气的力量,更多的恐怕需要自己爬起来。有位上司,酒量其实还不逊,但他从来没醉过,每每酒过三巡,感觉差不多了他就中途退场,坐到外面的车里面去了。多年来,他送了多少醉酒的人回家,而立已过,肚子上没见肥肉,机体也未见三高。

自律对于大多数的凡人,与自己抗衡确实需要一种持久的毅力。对于常常信誓旦旦戒烟多次最终食言而羞愧难耐、令人鄙视举动行为不屑的同时,那些毅然剔除不好习惯的人实在让人肃然起敬。川介、由三注定这辈子无望了,他们不是没撼天动地的发过毒誓,不是没异常响亮的几天、几周靠嗑瓜子、吃糖果戒过烟,但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故伎重演——无论何时何地,照旧惬意的抽烟、照旧乱弹烟灰乱扔烟屁股。川介被家室从天上数落到地狱,十八只脚踩死多少回了,静夜人稀时,他长叹:酒不喝,这烟也不让抽,人活着还有甚意义?!由三尝试戒了几次烟、甚至高调的戒了几回酒,在次次拗不过潜意识中无形鬼魅召唤中败下阵来。败了也荣光,别人一奚落,他头上就爆青筋、黑血就直上头,脖子瞬间梗成一条棍儿,眼睛瞪成鸟蛋,昂着头踮着脚咬着牙就突然失了态:我就这样儿了,碍着世界和平还是地球自转了?爱咋地咋地!

有个远房亲戚,原先饮食及其不规律,习惯性暴饮暴食,10年前突然检查出得了胃癌,全家上下一片恸哭,最后化疗、放疗切除了三分之二胃之后才意识到长久的毛病太深,确实需要改变了。切除部分胃后,癌细胞停止扩散,她再也不敢胡吃海喝,养成了少吃多餐的习惯。十多年过去了,她身体无恙,生活的挺好。

许多人酷爱无节制的抽烟,饮酒,往往到了晚年百病缠身才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悔之已晚,只能黯然神伤,眼睁睁的等着夕阳落暮。譬如那位从鬼门关逃回的亲戚,不见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只有作为人这个躯体要从这个星球上被自己打倒走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时才知道悔悟。

小的、稀微的恶习不至于迅速的到达或衍生恶果,细小的一些好习惯也见的能马上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崇尚积德只是一种信仰,古人告诫: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凡事是一个积累的过程,量变产生质变。好习惯的养成,恶习的剔除实在是一种修养,是一种修行。

整个社会都是蝇营狗苟、唯利是图的小人,尔虞我诈、背信弃义的事情就习以为常。为何七十年代、八十年代路不拾遗、夜不盗户,而今高墙修起,铁栏围着,狼狗蹲守还常常失窃,这其中社会的变迁中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值得更多的人深思。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