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斑鸠和拉布拉多  

2013-05-26 14:42: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鸟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
    门是敞开着,面向世界;窗向着远方,外面有更多风景。

   楼上阳台没有封闭,放眼去蓝天白云,飞鸟成群。扯着长长尾巴的喜鹊、贼头贼脑的乌鸦和一些叽叽喳喳的麻雀时常从湛蓝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扑打着翅膀落在阳台的护栏上歇脚。半圆的护栏上,主人常常眺望着一簇簇团团的白云飘过,望着着春夏秋冬,惬意的微笑绽放满了匆匆的岁月。

   春风来了,蒲公英绽开笑容、粉红的桃花站上枝头的季节,院里的油菜花开了,蜜蜂闻着花香来了,一对斑鸠跟着蜜蜂的步伐来了。

   上午的屋子一如往昔,无人。斑鸠从护栏跳到地上,一只跳上窗口,一只顺着开着的门迈着优雅的步子进来了,两只鸟飞起来在屋子的客厅中巡视一周后飞走了。衔着草枝的斑鸠下午来了,怯生生的在护栏上往屋内张望,无人驱赶,它们径直飞进客厅,在中央的灯罩上开始了筑巢。

   不到一周,斑鸠的巢筑好,连续生出了几枚蛋,没日没夜的眯着眼睛端坐在灯罩上,孵出了几只样貌丑陋红嘟嘟闭着眼睛的小雏鸟。

雏鸟刚刚长上羽毛的时候拉布拉多随着新的主人来了。

拉布拉多是条不咬人的狗崽子。刚来的第一天,它胆子小小的,非常孤独狂躁,在楼上的客厅里转圈找不到能出去的口,将客厅的窗帘扯下来,在窗帘上拉了若干的巴巴,围着客厅打转,挠着门叫了一个时辰。

老斑鸠出去觅食了,灯罩上的三只小斑鸠受到惊吓,张嘴唧唧唧的直叫,慌慌张张乱挤乱爬。最小的一只斑鸠从灯罩上跌落了,噗一声摔到了客厅正中央,两片灰白色的绒毛随声飞了起来,飘飘悠悠的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小斑鸠背先着地,它歪头用嘴别着地板尝试翻身站起来。地板太滑,小斑鸠伸着两条瘦腿在空中蹬了多次,最后闭上了眼睛。

突然掉下的斑鸠来惊了拉布拉多,它自己钻到两个沙发下的空隙中对望着死去的斑鸠和门嚎哭了整整一个上午。

没过多久,两个习惯吃鸟的奉命人来了,企图将斑鸠捉回去大补,关了门便开始发威了。精瘦的拿一条长杆,胖腹的操一条秃头扫把,呼屎呼屎的喊得震天响,往天花板用杆子乱捅、往大衣柜上面狂扔扫把。刚觅食归来的两只斑鸠慌不择路,一只撞上玻璃掉了几根羽毛从阳台的门缝中逃了,另外一只竟不知藏到了何处躲了起来。瘦子和胖腹在屋里一顿秘密合计、到处敲打、竭尽全力找寻,搞得经年的尘土乱飞,折腾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捉着两只还不会飞的小斑鸠走了。

习惯吃鸟的两个人走了,阳台上原来给鸟盛水的盆子成了拉布拉多的专用,向着阳台的门关上了,窗帘拉上了,斑鸠再也没有再来了,打扫卫生的胖阿姨不用再清扫阳台护栏下散落的鸟屎。

吃上牛丸和巧克力的的拉布拉多渐渐习惯了新生活,每天晃着满身的横肉,摇摇摆摆的楼上楼下巡视看护着自己的领土。

一个星星缀满天空的夜晚,拉布拉多望着天花板上的灯罩,似乎想起了斑鸠死去和逃走的斑鸠,对着天花板开始哀嚎。

哀嚎不到一个时辰,拉布拉多被扯到了院子里,皮鞋底如雨点般落到了它的头上,从那晚起,它从一个不咬人的畜生变成了一个面目慈善、专摇尾巴的高等宠物。
鸟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

鸟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

鸟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鸟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斑鸠和拉布拉多 - 尘缘梦 - 尘缘梦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