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娶了媳妇忘了娘  

2014-11-01 23:13:1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野雀

                  尾巴长

                  娶了媳妇忘了娘

                  娘把你放在热炕上

                  你把娘放在石头上

                                         ———民谣

1、  木成

 

“第二个孩子,有啥稀奇的!生个女孩给我发微信,我回来;生个男孩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木成出差在非洲,他一字一板,软绵绵、慢吞吞的说完了,木成的老婆感觉到隔着数千里之外,木成不痛不痒的话结结实实的扇到自己的脸上,五个血红的指印是一团挥之不去的黑烟整整一周团在心头,憋闷的喘不上气。

 

木成出生在即将被黄沙彻底吞没的贫瘠的陇西,他家中有7个兄弟,他是他们村子唯一吃饱墨水熬到南方大城市的大学生。木成的父母常年劳作不息,除了种下几亩薄田,还给别人当小工,父母两人面无血色,身子骨清瘦,像秋后被霜打了、抽了精气的枯树藤。

木成一家人的晦气在木成这里莫名的打了个结,彻底的弹跳起来,运气好的惊人。

先是木成娶了南国一隅的一个异常漂亮的城里人,稍后他又捡了个出国赚大钱的机会,结婚不到半年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最后还在深圳买了一套100多平的大房子。

 

木成父亲背了一蛇皮口袋的南瓜、干豆角、黄豆、比红薯大的土豆从兰州站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到了深圳。木成一如既往的出差去了,接待木成老爹的是木成的媳妇。木成的媳妇见到不期而至的公公着实吓了一跳:她感觉他满身都是从陇西带来的尘土。

木成媳妇欣然收下公公的土特产,说外面的饭菜不干净,给喜欢吃面的公公在家里下了一碗挂面,没等公公把家里今年雨水比往年好些,可以多种麦子,但是又缺钱买化肥等等的话说完,就招呼公公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下了。木成的父亲嫌弄脏了沙发,晚上在茶几下面的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木成媳妇说自己要出差,塞给公公500块钱……

 

木成回深圳过春节的时候,他的岳母来了。木成媳妇说家里没啥东西,带着妈妈去了最好的潮汕酒楼,一顿早点吃掉了600多块。

木成媳妇做主,大年初一携着老公儿子带着妈妈逛了深圳最有名的世界之窗,初二民俗村,初三欢乐谷。

一个月后,木成媳妇给出差的木成汇报:前几天老妈我送走了,给了她5000块钱。木成关系最铁的同事、也是木成媳妇的闺蜜住在马路对面。同事告诉木成:

“你娶了个好媳妇,绝对的孝顺,阿姨走了时候,她一下子给了1万!”

 

木成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已经5岁。回国休假的时候,木成的老婆和丈母娘都鼓动他:一个孩子孤单,再生一个。

木成从了,一月后木成媳妇怀孕了。

怀孕了,木成去非洲出差去了,一去就是10个月。

                   

10个月,木成思索一个问题:如果自己再生一个像自己一样的儿子……

 

2、  栓牢

 

   荆山村不到50的栓牢捧着《二十四孝图》一头跌倒在地,死了!

   栓牢排行老大,是家族中的长子长孙。到栓牢这辈,有九个姊妹,可以说是人丁兴旺。栓牢18岁结婚,19岁异爨,20岁生子,可谓是节节顺风顺水,步步出人头地。

19岁时候,栓牢血气方刚,为了地界和老父干仗,拿着圆头铁锨奋力前扑,向着父亲示威,被村民和兄弟抱住了。自此父子无话,见面如同路人,视若不见。再不到半年,栓牢在自己的房子旁陡峭的沟边挖开一条专用的毛毛小路,去地里干活,再也不用经过老父的家门前了。

此后多年,栓牢与其父的纠纷并没有结束,尤其每年的冬春农闲的时候,父子二人总能生出许多事端,栓牢跳脚大骂老父,栓牢老婆指桑骂槐的帮腔,常常将整个小村搅和的鸡飞狗跳。小村的队长是栓牢的二弟,作为一村之长,望着气势汹汹的大哥、大嫂,看见气急败坏的父母,他一点头绪和办法都没有。栓牢二弟的村长做了多年,在家族无休止的纠纷中他无奈的充当了一个忠实的观众。

大年三十的兄弟团圆饭,大年初三的家族亲戚聚会,栓牢从来不会参加。渐渐地,栓牢没有了老子,老子也没有了这个儿子,兄弟姊妹们慢慢的也将他忽略了,但凡大事小事也不用知会这个大哥了。

分居的栓牢的屋子在父亲的房子的小坡下面,新房子没有装水管,刚刚分开的时候,栓牢还在父亲家挑水,吵架后,栓牢每天走几里路去河沟里去挑水。手头稍微宽裕了,栓牢自己从南山一处丰沛的泉眼引了一股自来水,告别了肩挑吃水的日子。没过几年,年年大旱,山里的泉水干涸了,父亲和村里的自来水都断了,只有栓牢一人的水源源不断。栓牢门前的水管里用不了的水源源不断的流到沟里,看得大家眼馋。栓牢的老父一天天年老,实在受不了去几里外拉水,厚着脸皮去栓牢家门前的水管接水挑回家。过了一周栓牢对自己水管进行了改造,把水直接引进了自家里屋,在灶台上安装了水龙头,用不了的水顺着房屋下面的暗渠排到场院外面沟里去了。栓牢一家常常大门一关躲在家里,别人谁也接不到水了。

为了水,栓牢老父亲和栓牢又结结实实的干了一架,老父激动的砸坏了自家4个竹板凳,栓牢冲动中误伤了自己的老婆,掌掴了劝架的多事女儿。

栓牢绝对的能过日子,他凭手艺生活——能吹唢呐,能拉胡琴,能唱老戏,每年参加红白喜事的收入让十里八乡的能人都眼红。

结婚一年后,栓牢儿子出生了。很快,小村人发现栓牢的儿子并没有继承栓牢的能耐,一年级上了5年,常常藏在去学校的桥洞下面捉螃蟹。方圆几十里,谁家的树的头被砍了、菜苗被掐头了、没熟的西瓜被刻口子拉屎了、苞米被扳下来扔了等等,甚至山林两次着火都是栓牢儿子干的。周遭的人,只要提起栓牢儿子,人们都恨得牙痒痒,巴不得这个“害人虫”早死早托生。

荆山村的诅咒很快应验了!已经十八岁一事无成的栓牢儿子自导自演了一处悲剧。

由于前几天拦路抢劫村妇一事和母亲拌嘴的栓牢儿子受不了他妈妈的一句话。他妈妈说:“你这个没人性的牲口,老是害人,你咋不去死呢?”

手拿一个大馒头的栓牢儿子顿时来了劲头,一边大口吃着馒头,一边回答:

“我马上就去死——”

话音落定,拿起窗台上面的一瓶敌敌畏咕嘟嘟一口气喝干了,瓶子使劲拽到地上,玻璃渣子蹦的老高,他还不忘再大咬一口馒头。

  瞬间跌倒在地口吐白沫的栓牢儿子被迅疾赶来的人掐着仁宗呼叫了半天没有了知觉,抬上板车走了不到五百米便没有了呼吸。栓牢妻子哭的昏天黑地,栓牢第一次落泪了。

     栓牢儿子死后不到十年的某天,栓牢正在场院外面的躺椅上跳着二郎腿读书,突然感到一阵晕厥,一头栽倒在地。栓牢没有像他短命的儿子一样口吐白沫,也没有任何的哪怕是发烧感冒之类病症的征兆,说倒就倒了,说没就没了。一向和栓牢老死不相往来的村民和其家族对栓牢的离世深感唏嘘,唏嘘之余参加了栓牢浩大的葬礼。

     栓牢死后若干年后,其妻深感诸事仍是不顺,请道士张上门诊治,道士张闭目掐算许久慨叹:栓牢前世不孝,余孽未尽啊……

 

3、  川介

    

川介说下辈子做个猪都比现在强百倍!

川介结婚11年,老婆是大学班里最漂亮的同学,孩子6岁,定居在东部一个炙手可热的城市。川介的母亲已经从教育部门退休,舍弃老头,不远千里从南方一小城奔波而来陪伴着儿孙,与其说是陪伴儿孙,莫若是充当了儿孙的保姆。

川介每天天色朦胧就出发,月上枝头才赶回来,近四个小时都奔波在上班的路上。每日的长途奔袭让川介很上火,公司里的事情更是火上浇油,样样事情都抓心挠肺。回到家里的川介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睡一觉或者陪孩子玩耍。但几乎每天回来,川介都能听到妻子与自己母亲的讥讽,孩子撅着嘴站在一边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母亲私下里跟川介说的这个儿媳自从她来了从不洗衣服、也不做饭,动不动还给人脸子看。她嫌弃小城来的婆婆做事不按照自己的程序和章法来,比如进门脱鞋,孩子不能穿开裆裤;她嫌婆婆喜欢吃太费太腻的东西、做饭放的油太少,盐放得“把卖盐的都打死了!”;她嫌婆婆给孩子洗澡用了别人擦脸的毛巾等等。

川介老婆私下严厉的教训了川介和川介的老妈,并声色俱厉的要求川介警告他妈:做事不要毛毛糙糙的,手脚勤快一些,来这里不是养老的。

经过多轮的斗争,川介的老妈一次和儿媳大吵一架后指着川介的鼻子叫骂:

“我咋生了个你这个不中用的儿子,半截身子入土了还跑到这个地方来受这个窝囊气,是我前世瞎了狗眼了!?”

川介和稀泥的方法起不了作用,夹在两个女人之中,感觉腹背受敌,浑身上下的揪心疼痛。许多晚,川介望着分开睡的老婆,望着天花板的吊灯陷入深深的自责。他不知忙忙碌碌这么多年,削尖脑袋钻到大城市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担心有糖尿病和心脏病的妈妈是否能哪一天离家出走或者回老家小城了。

末了,川介长叹一口气对老婆说:

“新房子马上装修好了,我想搬过去住,那里离公司近……”

 

4、  邯郸候二

 

     邯郸候二是少有的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中的豪强。他在京城二环内250多万买了套九成新的商品房,连原来的房客也一并接收过来。另外,候二在邯郸以老婆和他人的名义安置了三套大居室。候二家有一辆原装进口的道奇越野,在邯郸地界绝对的拉风。

     邯郸候二出身卑微,家有兄弟姐妹6个,候大是家中长子,又是男孩,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待侯三诞生,由于是两个小子后的第一个丫头,生的乖巧伶俐,他父母万分欢喜。候四、候五是对性别不同的双胞胎,可把侯家老两口高兴坏了,每每看见这两个憨态可掬的小家伙,由不了的上去亲了又亲。在侯家孩子一个个长大,爬满屋后柿子树的时候,冷不丁怀上了候六,候六让闲了几年心的侯父候母重新燃起对孩子的爱,视这最后一个女子如掌上明珠。

唯有候二不被待见,经常被兄弟姐妹欺负,无论对错,常常被父母痛扁,从小便感觉自己是从河里用笊篱捞上来的或从野沟里捡回来的。

候二初中毕业负气离家出走了,多年杳无音讯。父母以为他走失了,或是被狼叼走了。开始还托人找寻,到后来却渐渐忘却了。

在忘却的许多年,候二竟然神奇的靠人资助考上了学,轰轰烈烈的拿了烫金的文凭毕了业。毕业后他最困顿的时候睡过城市荒郊被一人高茅草蔓没了的烂尾楼,他讨过饭,当过拉小车铲石子、挖土方的小工,进过形形色色的工厂,做过缝纫工、厨子、守卫、磨具厂的车床工。到最后,一个幽州的老板看中了候二的坚韧,培养他做了副手,兼管材料进口和财务,候二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候二发迹后的第三年,带着外地的老婆衣锦还乡,给一条街的邻里每家每户都置办了礼物,找到了成家了、出嫁的兄弟姊妹们,和父母在城里四星级的酒店摆了满满两桌,大大的、狠狠地聚会了一次。

第二年候二有后,生了一个靓丽的闺女,候二的母亲应声前来照看媳妇和孙女。

候二的母亲待了3个月,实在习惯不了北方的沙暴和无休止的阴霾,吃不惯永远的面条、馍馍,看不惯到处关起门来彻夜麻将的喧闹。候二母亲更无法忍受的是儿媳许多习惯,和自己祖祖辈辈固守的准则完全背离。她经常一提起候二事业的辉煌,儿媳妇便暴怒,扯出一大堆父母小时候对候二不好的故事,指着鼻子抢白得婆婆一无是处。

3个月后,候二出差的间隙,候二媳妇通知婆婆收拾东西回家,给候二母亲塞了一百块钱送她到了火车站。

大字不识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候二母亲在阴雨连绵秋天的一个清晨抵达南方小城的车站。候二的妹妹接到接人的电话,在车站方圆几里找了足足两个小时,在即近绝望到了极点的时候,在一个墙角下找到避雨而落魄不堪母亲。

候二小妹和母亲抱头痛哭!感觉是十年失散重逢的亲人。

 

5、  箍桶匠子

 

箍桶匠继承了老父的技艺,在方圆数百里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样的能收了。除了对面的铁匠李,在这条老街上,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与他比富的。

过了花甲之年的某日黄昏,老伴撒手归西,箍桶匠痛心不已。老板归西之后,箍桶匠很快将所有家业和财产都给了儿子。

不到半年,人们发现箍桶匠的精神有些恍惚。先是从正屋住到了侧室,接着从侧室搬到了柴房,再后来自己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的箍桶匠和年轻的时候判若两人,更多的时候永无止境的在大街上游走,吃别人施舍给他的食物。秋风刚起,他就开始每晚躲在子王镇街尽头垃圾房里,直到第二年春天。北方的冬天,风如刀割,箍桶匠时常走在子王镇的大街上。他右手拄着一根树杈,破旧的棉袄中露出来的白棉絮在风中哆嗦不止。箍桶匠白花花的长胡子被霜雪胡乱的糊在嘴巴和脸庞,鼻子像烧着了的火炭一样红,裸露手指的每个关节肿成一段红香肠。

在子王镇正街最大的铺面前,人们总是看见箍桶匠儿子穿着父亲留下的皮大氅,带着从俄罗斯买的貂皮帽子跳着二郎腿端坐在楠木打的交椅上意味深长的抽着水烟,时不时的叫骂着店里的伙计。

先前有人带话给箍桶匠儿子说他老子流落在街上,箍桶匠儿子说:着老东西喜欢在外面疯!后来渐渐没有人通报了。

箍桶匠疯疯癫癫了3年后,他的儿子生了孙子,箍桶匠精神忽然有所好转,箍桶匠的衣衫比疯癫时候干净了许多,破烂不堪变成了补丁,他依旧很瘦弱,面色蜡黄,在子王镇的大街上,人们很难再看到箍桶匠漫无目的游荡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箍桶匠每日坐在家门前的石磙子上,怀里抱着孙子嬉戏。

   对面的铁匠李怜惜曾经也是有头有脸、风光一时的箍桶匠邻居的际遇,笑讽箍桶匠太痴心:

   “逆子如此待尔,何故如此善待其子,尔何求?”

   箍桶匠微笑对答:

   “曾记当年养我儿,我儿今又养孙儿。我儿饿我凭他饿,莫遣孙儿饿我儿!”

                         

 ——袁枚《随园诗话.卷八.四》

http://friend1982.blog.163.com/blog/static/18542401201472192947886/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