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捡拾乌兹的影子  

2014-02-13 13:19:58|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捡拾乌兹的影子 - 尘缘梦 - 尘缘梦
 
捡拾乌兹的影子 - 尘缘梦 - 尘缘梦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奔流而过,空寂无聊,常常站在岁月流逝的路途中,习惯了徘徊而又怅惘,习惯紧紧抓住流淌而过的故事,捡拾那从绿色到枯黄的脚印,和那拂去的影子。走了、过去了,无论欢乐快慰,怅惘失落,哪怕悲苦孤寞,发生过、经历过、走心——感悟过,就驻留,用青里泛黄的竹筢一枚一枚将它耧来,储进记忆的袋子,酷寒的冬日里用它煨火,燥热的夏夜里用它祛暑。

 

某日从区域半夜抵达首都,Kingnet超市的后面,门反锁了,敲了半天无人应,自己拖着箱子走了20分钟到了办公室趴了一晚。翌日打扫卫生的胖阿姨一开灯,突兀站起,将她吓得魂飞魄散。没过多久,在区域出差,接到上司来电强令捐了500RMB——那个第一面反锁房门、第二面就让分摊他网费的人猝然莫名的作别人间,让人唏嘘不已。

在西北荒僻的Nukus, 平地而起的狂风席卷着铺天盖地的黄沙和白色的塑料袋在一望无际的的荒漠上恣肆,飞过整个冬春。带着妻儿来的第一个晚上洗澡时候停水了,来水的时候漏电了,第二天周末出去想游玩,走了几里路看不见成荫的树木,火辣辣的太阳将人快烤糊了,于是悻悻的回转了。……妻儿走后的那年冬季,Nukus断气,房间的暖气无法工作,换了多少房间仍旧经不住零下18度的凛冽风刀。

进城了,妻儿再来,小儿半夜掉到了地上,索性将铺盖顶着墙置了。小儿每日微亮便钻到老石和小李房间里翻别人的抽屉,非要和睡眼朦胧的别人说话,再喊也无济于事,又不便于进去捉拿,这份天生的不识相很是让人头疼。多年后,衣服熨得平平整整的老石打道回了西安,小李不再光顾乌兹;同住的7楼的那个房间厕所经常被楼下堵塞,三岁的小儿被强加上堵厕所的罪名;屋外某日开门发现一坨吉普赛式每日敲门要钱人恶意的秽物,于是便搬离了。

新的住所在Angelfood旁边对面小超市的背后,屋外有围着篱笆的私家花园。有本地的妈妈带着高低参差的三个孩子常常在里面挖沙子、种花。一个敦厚的方木桌上散落着各式的漏壶、铲子、耙子和毛绒玩具。妈妈的脸上洋溢着和塔什干蓝天一样灿烂的笑,孩子们玩得异常开心。时常经过花园,带着一个一般大小的淘气蛋,花园的妈妈会友好的笑笑,热情的打个招呼。花园外面空旷的地面上有个尖尖的炮弹一样尖顶的塔,塔有三层,最下面带着滑梯。每日做饭之时或者悠闲时间,三四岁的小儿跑到这里来玩,玩得欢实,常常在大人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他一溜烟爬到最高的顶上去了。

Angelfood旁一层住了不到半年,却是最是刻骨铭心。在这个屋子由于大意烫伤了小儿,那份撕心裂肺的哭喊,让人连续一个多星期倍感揪心、愧疚不堪;在这个冬暖夏凉的屋子里,每天中午回来吃一碗妻做的擀面,躺在沙发上呼呼睡上一觉,在异国他乡便是快意、知足了;在这个屋子里,每天给儿子穿好衣服送他去上学,晚上接他回来,听他很不耐烦的讲白天在学校里的故事,日子一天天的过,从白雪皑皑到樱桃成熟。

小儿学习的学校在park babu旁边的一条巷子里。某日带着他来体验半天课顺便帮他翻译。中午待他睡了,自己出去吃了顿饭匆匆返回,他竟哭成了泪人。他听不懂任何外语,大大小小的小朋友都讲俄语和英语,像流落到荒岛一样孤苦无助。后一天的早上送他上学来,他躲在车上不肯下来,领得一顿揍。同样的揍在电视塔下的吃抓饭的餐厅中也上演过。人总是如此,小儿刁顽,大人禁不住怒火中烧,动了手后,心中长久又阵阵的痛——这就是乡人俗语:打在孩儿身上,疼在自己心上。

某次回国,小儿说:

“爸爸我再也不去上外国的那个学校了,我就 听不懂,自己一个人玩。”

听不懂的学校小儿最后也不躲避了,送就去、接就回,别人干啥,他跟着模仿。在这个私人开的国际学校,小儿度过上了近3个月,自己过了一个热闹的生日Party,受邀参加了一个本地韩裔小女孩Natasha lee的生日聚会。

 

有两年时间,妻儿没再光顾。

二月天寒,2014年,塔什干的温度竟然达到近年的最低——零下20多度。小Nadia依依的走了,山姆即将走了、自己的行李打上了包,小瑅的眼眶里盈着泪花——将要告别这个凝注了6年左右感情的地方。

那日雪大、风更大,沿着熟悉的街道,漫无目的的前行。门前的长椅积满一层雪,扎破小儿的铁皮筒子的滑滑梯堆满雪,曾经踢过球的广场上盖上满是茫茫的雪,踩到上面咯吱咯吱的响。通向Timur广场的路上铺上厚厚的白雪,风凛冽,塔什干被雪覆盖了…..

08年初抵达之日,未曾想能如此之久!

岁月如流,人生如歌,无论苦乐。乌兹别克:来了,有蓝天白云,有鸟儿飞鸣,有樱花飘香;空聊落寞时分,把盏挑灯,彻夜长谈——有笑;有爱恨;有故事;更有念想,赚到,足矣!

鸟儿飞过屋檐,樱花香气扑鼻,乌兹的天空滋养了人,滋润了心,也唤醒了心;

手握手便感知彼此的温度,畅谈熬干了夜,浇灌了心;

爱让心复活,恨让心死过,煎熬在于夜、在梦,成长在于心胸;

无论芬芳、无论恶臭、无论功过,走过,就有故事,就有历练,就有人生;

擦不去的印记,将美丽蓄放在心,让她绽放成遗嘱幽兰,香伴一生。

捡拾乌兹的影子 - 尘缘梦 - 尘缘梦
             炮弹滑滑梯

 捡拾乌兹的影子 - 尘缘梦 - 尘缘梦

                    踢球的广场

捡拾乌兹的影子 - 尘缘梦 - 尘缘梦

           光顾多次的步行街

捡拾乌兹的影子 - 尘缘梦 - 尘缘梦

            白雪覆盖的街道

捡拾乌兹的影子 - 尘缘梦 - 尘缘梦
                   塔什干的雪夜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