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陪着父母上北京  

2016-06-20 12:10:02|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陪着父母上北京 - 尘缘梦 - 尘缘梦(谭庆云)原创博客
       从毛主席纪念堂出来,父母感慨万千,母亲落泪了。母亲说,生我的时候吃到了五升麦子,那时她就开始享到儿子的福了。

母亲结婚的彩礼是两石粮食。两石粮食救了几个舅舅和外婆,更救了自己。即使在最困难的年月,别人吃树皮、挖草根的灾年,粗粮几乎能接上顿,只是白面紧张,只有怀孕了才能吃一点白面。

母亲这次享到的“福”是我出差路过北京,顺便带二人游玩了4天。从未远离过陕西、在偏僻山区一直面黄土的他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见到毛主席遗体、第一次登上天安门城楼、第一次亲眼历见年画中的八达岭长城、北海白塔、天坛祈年殿。

从商州的三岔河到临潼韩峪,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只是低矮了许多。母亲跟着父亲,从日出到日落不停劳作,用汗水和辛劳哺育了四个儿女。他们经历过人民公社、学大寨、三年灾害、文化革命,也经过包产到户、农村大发展,一个个土坯房子消失,新的小楼一栋栋盖起。

母亲说今年身体不好,净花钱了,去年她可没闲着:5月帮野鸡湖的农家乐人家卸樱桃赚了1000多;6月帮上房村石榴套袋子挣了1000多;自己捋洋槐花、拔水芹菜、挖地丁草又赚了好几百。

来北京前两个月,票已经订了,母亲打了近半个月的吊瓶,我担心她的身体能否支撑得住。庆幸的是,最后半个月,她身体慢慢好了起来,最终北京之行还是成行了。给刚参加完高考的侄子交代好要锁好门、关好窗;要如何喂那个7个下蛋的宝贝鸡;如何拴好老狗、让牠尽职的守护着鸡窝,防止让偷鸡的黄鼠狼起贼心。父母啰啰嗦嗦交代完家事后随我飞到了北京。

 陪着父母上北京 - 尘缘梦 - 尘缘梦(谭庆云)原创博客

第一天看完毛主席纪念堂,登了天安门城楼后,从天安门到端门,顺着故宫城墙外一直走到王府井,再到北海公园,坐车到西单,看了中国银行总部。经常跑马拉松的自己回到住处感觉脚掌有些疲惫了,父亲的步子越来越迟缓,经常落下了队伍。但让人一直放心不下的母亲不光坐飞机没有任何的胆怯,路也走得飞快,一天下来没有一丝疲惫,还将父亲嗤笑了一番。

母亲很少出远门,最远的一次是去600公里外的地方帮我们带过1个月小孩。她不识字,但在我们那个落后封闭的山村里,她绝对是一个“能人”。她免费帮人接生过二十多个小孩。她还有过许多外乡人带来的绝技:譬如腌咸菜、窝柿子醋,看眼、劁刺。咸菜从秋天腌起,萝卜、白菜、大蒜等等,半人高一大缸能吃整整一年,小时候,那是我们一家人长年的主菜。现在儿子们都不在家,母亲的柿子醋却还在做,酸酸甜甜的,全部共享给了街坊邻居。

第二天登长城,到了八达岭前山停车场,出示了证件,都过了66岁了,滑道拒绝售票。于是我领着他们往前走了几百米,到了瓮城,买了徒步登长城的票。第一次登长城,他们很兴奋。但往好汉坡方向的第二个烽火台,出现了新情况。父亲要求母亲拉着他,母亲起先以为他假装体力不支,嬉笑着不让拉。后来发现他有些恍惚。我和母亲扶着父亲,他看着长城外的山,望着不到半人高的城垛边墙,腿有些发软。毕竟早已年过古稀,在第二个烽火台,他停下来歇息,我和母亲继续前行。

父亲是那种只是闷头苦干的人,前几年种地,家里劳力都在外省打工,十几亩地的麦子都是靠他用扁担从山上挑回来、靠着母亲背回的。母亲老是骂父亲照相时候胳膊长不端(直)!后来她告诉我,说父亲老是给牛割草,老是背草,两个胳臂抬着、蜷着拽着草,才一直伸不直了。原本以为从农村山里出来的父母在体力、尤其在爬山走路上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未曾想父亲的表现确实出乎我意料之外。二十多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许多事情已经翻篇,我还停留在原来的记忆里。

而母亲却是威武异常。66岁,不算年轻了,长城50度以上的陡坡,她全不当回事,上去健步如飞,老是催前面的人让路,下来时候竟然手舞足蹈的像个孩子顺着台阶径直跑了起来,把我吓出一身冷汗。经过我大声呵斥,严令禁止,她总算缓缓的往下走了。

 陪着父母上北京 - 尘缘梦 - 尘缘梦(谭庆云)原创博客

几天的奔波,饭都都没好好吃。最后一天从天坛公园回来,我找到一个陕西面馆准备好好吃一顿。父亲一如既往的爱吃米饭炒菜,面也能接受。但母亲让我犯难了。她很瘦、贫血,想让她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牛肉面,她说牛肉不吃;羊肉泡,她说羊肉有股气气,难吃死了;鱼肉、鸡肉她说看见就恶心。就猪肉可以选择,还只能瘦的。

这已经不是一次气到我了,记得一年我带她去西安,给他点了馄饨,准备开吃了,她问:馄饨是啥肉,我当时没有搞明白,说馄饨是馄饨肉。看着虾皮馄饨,她马上扔掉筷子,说啥也不吃了。我气不打一处来:呵斥她:你想吃啥?这么瘦,不吃肉能长好吗,你都是经过吃野菜年代过来的人,为啥老是不吃这、不吃那?母亲性格要强,心胸特别小,容不得别人说自己,更受不了儿子教训。我声音一大,母亲眼泪开始扑扑往下掉,让我一时无所适从,最后不断的压低声音劝说,她才停止抽泣。

斥责之后,泪止后她依然那样。许是穷惯了吧,小时候家里最多9口人,熬一大锅萝卜白菜,才见几片猪肉。父母所在农村的那一代人,习惯清苦:吃面很少放菜,更别说肉。养几只鸡,最有营养的土鸡蛋从来舍不得吃,都卖了。母亲养成一种近乎可笑的节俭:许多她认为的好东西舍不得吃,藏了又藏,放了又放,最后放坏,吃不成了,,,

 陪着父母上北京 - 尘缘梦 - 尘缘梦(谭庆云)原创博客

九几年穷困,爷爷的离世前去华清池洗一次澡的愿望落空;去年岳父北京游玩心愿未了徒然离去,让人感慨万千。长久在外,每一次回老家,总能听说张三李四谁谁又不在了,太多的遗憾发生。如今信息社会,有了手机,见面回家的日子少了;有了微信,面对面聊天的机会少了。更多的时候,我们看着微信,盯着手机,却忘记了打电话,更忘记回老家省亲。去年回了趟西安。公务处理、同学聚会一个接一个。走前回了趟山上的老家,在家里站了半个小时,和父母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母亲很是气恼。

四天的时间很快结束了,我送他们踏上回西安的路。虽然有些疲惫,但父母都异常开心,临走前看着我电脑上的照片,母亲开心的唱起来了: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人民向前进,,,

母亲胆子最小,晕车,不能出远门。这次从西安到北京,一路陪伴,我让她看着窗外,不断的给他们讲北京景点的历史、故事。原本万分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父母坐飞机没有紧张害怕,母亲一路下来也没有晕车。

适逢父亲节,儿子用妈妈的发了一个卡片送我,他写道:您多年在外工作,一年也回来不了多少次,,,感谢您给了我花一样的年华,,,祝愿身体健康。

儿子的话让我欣慰,一如我对自己的父母的短暂陪伴。由于爱在,所以心宽,所以看到满头银发的他们绽放出那种孩子般天真灿烂的笑。这笑让我温暖,陪伴我在海外多少孤寂无聊的不眠之夜。

 陪着父母上北京 - 尘缘梦 - 尘缘梦(谭庆云)原创博客

 

                                    2016-6-20

                                    基辅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