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在通往心灵的路途中修行 . 之一  

2017-01-21 16:31: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仰光到基辅、亚美到白俄,火热到零下二十四度多的酷寒,时间流逝刹那间,太匆匆!匆匆中,已经奔波许多年,步入了四十五的年岁。二十之后,不是脚程快,奈何时间风动——连推带拽,一梦数十年,迷迷糊中奔三向四五十在望了。

只因迷瞪,由是心空、心虚、心木乱。四十五的木讷,掺着那种隔夜煎熬的恍惚、那种把不住人生的彷徨、那种踩不住影、抓不住身形的落魄,奔波在路途中,这一载载,人在,心丢了;心回来,魂落了。

常常梦想西藏,绕着布达拉、大昭寺跪拜看景,更多的是想漂洗尘肺,让心回归:让良心、孝心、悯怜宽宥之心生根发芽。

身仍在江湖,向着圣徒的念想尚在,便是入了殿堂的门,踏上了灵修之路。入夜,捡拾春秋黄落的点点故事,结成沉香的手串,粒粒把持漱心,化符、化咒、化一世禅悔。

1、 孝与不孝,扪心:无愧?

20多年没有联系的荃最近微信上了,他的空间多是猫猫狗狗,提不起兴趣。荃最近一副照片和一句话却让人打了一个激灵:照片是他逝去的父亲的遗像,感悟的大意是:面对着你的遗容,想要尽孝人却不在了。

荃的父亲和他一样的长相,一样的火爆脾性。20多年前的荃血气方刚、好抱打不平,傍着魁梧的身子和练过拳脚总是生事。荃和父亲无话,相互看不顺眼。荃许久不着家,回家面对老父,一言不合就青筋暴露,怒目相向到几于动手。而在前年,曾经硬朗的父亲突然离世了,离世的父亲不到70

父亲离世后,荃才知道他的心脏一直不好,离世三年时的悼念,从来以刚猛男人形象示人的荃望着逝去的父亲的遗容,阴阳两世界,爱恨两茫茫,心碎,他哭了。

荃说,年幼时陋室兄弟姊妹甚众,相较之下,前有偏爱后有宠幸,多年多年的反复,冥冥中窝足了无名的火气乃至仇雠。不经意间一双儿女已经长大,心力和仇力式微的之时,复仇的刀剑还还未举起,发现“对手”已经羸弱,无法立稳身子,到最后竟匆匆入土了。当依然怀着仇的身影落在冰凉的墓碑上,荃慨叹:那瞬间,不战而胜的感觉的是个巨大的失败,彻彻底底的lowers——恨念成灰,你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到不可思议,感到可笑甚至可悲。

在通往心灵的路途中修行 - 尘缘梦 -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6月回国签证间隙,带从未出过远门的父母去了趟北京(《陪着父母上北京》http://friend1982.blog.163.com/blog/static/185424012016520115827781/)。看到了毛主席,母亲想到前几年刚过世的我的小脚外婆,想到自己当年一石粮食、一床被子嫁妆出嫁的年景竟然哭了。由于年龄太长,八达岭长城不卖缆车票只有步行。从瓮城进了公园的门,往好汉坡方向走了第二个垛口,在家劳作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喊苦喊累的父亲腿脚发软,不敢走了。那一日感慨万千:已经73了,步履迟缓,他已经老了!

房子有了,由于长期不回出租了;车子有了,自己的孩子在享用;儿子的儿子有了,不打算回老家了:长子怕去了西安被戴上笼头:只是一味学习,不愿去。二子不到五岁,常常跺着脚说:我没有奶奶!因为他们见面只有1个月多。父母独守在山上老家,常常唠叨、常常喟叹。

二十多年了,很少回家过年,初到新的国家,背负着沉重的债务,今年依然不回了。回过湖北过年,太过阴冷,每每待上两周,袖着手缩成了猴。父母待的临潼山上更冷,哥和弟的房子门大厅大窗户大,一层半的水泥房子楼上楼下没有隔段,到处跑风。

避过过年的夏天偶尔倒是回了,有几次人在西安忙忙火火没有回乡下去。时间异常的紧,长的一次在家歇过一个晚上,短的一次回去在家里站了半个小时走了,挨了母亲一顿骂。自己的理由是:你想你的儿子,我也想我的儿子,于是往儿子的城市去了。

虽然不回,母亲还是牵念,上月送了老沉的几袋子家里的石榴、核桃到西安让我带在路上吃、带给自己的孙子吃。自己的行李超重,将最重的石榴核桃都揣到大背包随身携带了,舟车劳顿的抵达了,准备和儿子分享,发现一二十斤的核桃全坏了!母亲听说他们喜欢吃能剥掉皮不涩的核桃,将一大袋子全存到新买的冰箱里冷冻了,未曾想拿出来不到几天,核桃仁全部霉烂了。

从穷乡僻壤的商洛三岔河的一座山到临潼的另一座山,母亲吃了多少苦、看尽了多少白眼,,,,,,我成家立业了,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儿子也有了,她得到了什么?是长年的咳嗽哮喘还是不好的颈椎炎。

2、 合与不合,问心:安适?

   川介依旧很困惑、很抓狂!他一如既往的失眠。凌晨3点电话,川介说:

  “我他妈的不想过了,离了!”

 与其是同情,莫若说惋惜,更确切的说是都是病入膏肓把不住脉的人。当和煦中的阳光沐浴、炽热的烈焰渐渐风干,只剩下用亲情来维系枯槁的枝干,见烦,而后无语,便彻底的丧失了爱与不爱的话题,唯滞留亲与不亲的亲情是否温热。

   川介说你出差回了,她不接:没有电梯,大包小包,一趟两趟,即使是给她买了名贵的包包、名牌的化妆品,她从不下楼。你进屋了,她无语,就像不经意飘进来的风。你在家,她不理:她抱着比亲爹还亲的pod/手机蛐蛐蛐(消息声响)到凌晨也不休息;你走了,她不送:她依然瘫在沙发上玩游戏或者总有莫名的重要的事情在外忙。这个家是个旅馆,她是前台的服务员,鄙夷的嘴脸感觉你前世是欠账的孙子,她是那么的不屑!

   在单位心力疲惫的川介回到自家的港湾,夹着尾巴辅导作业、抹桌子拖地、摘菜做饭样样不敢怠慢。倘若玩累的夫人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干了丁点儿活,你稍有定点儿瑕疵,她便能掀起滔天巨浪,吼声震破整栋楼宇。

注:川介的故事见:《娶了媳妇忘了娘》中3 、川介:http://friend1982.blog.163.com/blog/static/185424012014101111316784/

   婚姻有如投资,有赚有赔,有人钵满杯满,持续增值,时常沉浸于欢欣雀跃;有人损失惨重,丧魂落魄,总是徘徊在高楼楼顶。原点起步,同样泛着红光的长铁,岁月的锤锻后淬火,遮眼的白烟一阵褪去,有的毅然成剑,岁月无痕而光芒逼人;有的却扭曲变形甚至戛然断裂,成为欧冶子几世心病。

   视力老化,常常迷茫:为何漂亮美丽,心底善良得如一张白纸的小N两年的激情熄灭成了法院的一纸传票;为何天地无愧、痴心那么多年的三木到头来人去楼空;为何Y美眉期望的婚礼变成别离?

   家乡光鲜岸然堂哥生了几个漂亮的女儿,有一个高大帅气的儿子。女儿有了好归宿,儿子有良好的作为,算是美满,夫妻俩进入享福的颐养天年的阶段。长久不回,回去一次,堂哥长时间的倾诉:他们孙子都有了,他们一起四十多年了,现在感觉对方是一块活动的木头,见面无语,家里无话。下班早了,他宁可在别人家里坐上几个小时天南海北的胡吹乱侃,也不愿回去面对对方的冷面。堂哥是典型中的典型: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半身入土的人他没明白婚姻对于他是什么?从少不更事的父母包办,到后来生儿育女,做生意,做干部,他苦恼过、挣扎反抗过,到头来,忍了,淡了,也便习惯了。堂哥说:婚姻合不合适,只有他知道,也许只有天知道!事情看淡了,心情冷淡了,性趣也寡然了,人这辈子就是那么回事儿。

   深圳的6月依旧梅雨,北方的秋依旧黄叶。无论西安,北京还是沈阳,霾还是来了,这空气,这份你赖与生存的天空你避不掉、逃不掉。婚姻如此,芸芸众生,虚虚实实,纪实也好、故事也罢,序幕拉开了,总会上演。有人是好的导演,掌控了结局;有人是差的演员,自己演砸了;有人是不会思索的道具,没有思想,被指使了。

   走的久了,走的远了,无论道路的艰辛与平坦,鞋子在自己脚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抑或半途中进了砂子,是忍住血与痛的折磨,铸成老茧,还是停下脚步,依然将砂子倒了、甚至将鞋丢了,那是你的选择,是路途中的成长。同样的黑夜行走,同样的没有灯塔,有人看到了光明,有人跌入了深渊。人生的结局,熬在最后冲到终点的也许不是胜者,中途倒下的、放弃了的可能是强者。因为胜者有可能受伤;强者只因为是强者,因为他洞察自己、了解自己,他更可能更加知晓那种几率万分之一的意外并不是自身能把持的。

    川介如此,堂哥如此,更多受难中的人亦如此:相持太久,不是无话,已经无心!,

3、 教与不教,究心:尽力? 

十一岁的长子揪心!

为了亲近,回家休假我陪儿子睡觉。长时间养成的习惯:睡觉比较警觉,凌晨4点多,听闻有响动。慢慢清醒时,虽然闭着眼,我感觉到儿子悄悄拿走了我床头的手机,蹑手蹑脚的躲到厕所去了。

和很多孩子一样,儿子从4岁开始对游戏产生了异常浓厚的兴趣,只要有电脑或者手机,他总能从里面摸索出来一堆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家里电脑、手机加密了,他就老往小姨的蛋糕店跑,向姨夫谄媚,讨要电脑玩。小姨那里禁止了,一有机会,他就想法设法的要别人的手机,从里面翻找感兴趣的游戏。

儿子的作为诚实惊了自己,一个手机游戏能让第二天还有课的他那样上心,竟然“不择一切手段”的来拿我的手机,完事还装作啥事儿都没发生。那一夜我给他讲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俗语,戒示他:做人要诚实!干事要光明磊落,不可偷偷摸摸。有啥需求要提出来,大人一定尽力满足他。

10多岁的儿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已经开始学会了应付大人,更多的时候你在普及大道理时候,他瞪大眼睛、支楞着耳朵,头像捣蒜一样的唯唯诺诺,其实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他拿你的啰里啰嗦完完全全的当成了耳边风。妻说,以前他干坏事了,从他的小动作、眼神中一看就知晓了,现在难了:他有时眼睛睁得像鸡蛋、表现的很无辜,你已经完全洞察不了他的内心想法。

 《三字经》中 “养不教,父之过”,困惑在于:你送他去受教了,时在当下,“子不教”的情况时有发生:有长大依然啃老大言不惭的,有将年迈双亲扫地出门的,更有甚的忤逆之子弑杀了父母。家庭、社会、教育在孩子的成长中到底扮演了如何的角色,值得深思。

人人憎恨填鸭式的应试教育,六年前在乌兹我碰到新毕业的学生用冷水煮挂面,在白俄我又遇到这样的小年轻,现在的教育制度下出来的温室精英连最基本的生活技能都丧失了,这教育的口号像破灭的七彩肥皂泡。

除了北京以外的第二个火爆的城市,西安前几年迎来了私人培训机构 学而思。从小学到高中,每节课160,异常火爆,报名要抢。学而思出来的上西安五大名校轻而易举。五大之一的西工大附中一本上线率经常在99%以上。

眼见身边的同学的孩子都在学而思进补,都去了西工大附中之类的超长班、尖子班。也想填鸭式教育,也想儿子去西安。,,,,,,学校找好了,最终他没有去!热血溅了一地。

期末考试数学87,英语85,一门心思在游戏上的儿子让人无助了!

在家家户户都有麻将桌的地域,儿子最先认识的只能是幺鸡。同样无论走在哪里,低头都在看手机的社会,没有任何理由怪罪孩子玩游戏。同学聚会在麻将桌,大多数孩子都拿了父母的手机凑成一团蹲在角落里玩僵尸、玩各种的打打杀杀。

许久不回还是一直在家,从早到晚,刷微博、刷微信,刷存在感;APP斗地主、APP麻将,8局一个回合,虚拟级别积分,中途不能退出;各式的赛车、各式的杀老怪,不升了级,聚了气就算不上高大上;手机电影、连续剧,言情、逗乐、动作片。手没有停过、眼睛没有停过,哪怕插上充电器,手机也没有停过。

去年过年,已经忙不过来的大人在打麻将,儿子守着两个手机,眼睛眨也不眨的帮大人抢红包,连吃饭也不曾懈怠。

人人一部手机盯着,低了头,便抬不起来了。工作时间如此,吃饭聚会如此,回家休息如此;上下左右如此,这个世界,你已经找不出特例,即便有,却成了异端。

上行下效,大人尚且如此,何怪后生。有时候你不知错在他还是在你?在林林总总的归结后,便陷入了泥沼,孩子不济,究竟谁之错,是自己不尽力吗?

在天鹅、梭子鱼和大虾都往北走的时候,纵想朝南,那时你发现:已无力。

4、 亲与不亲,寻心:仁爱?

    多年不曾谋面的江湖浪人荃,满身都是伤疤,满腹都是故事,满脑子的思想。一见如故,一如多年前的他,彻夜讲起许多让人唏嘘的事来。

    荃家庭影响,从小性格野,藐视老爹,更不屑亲戚。待结婚后的第一年办个卖干货的摊位,资金凑不齐实在走投无路想到自己的亲姑姑。

    荃携妻子,买了一大堆水果赶到姑姑的城市,打听了一路找到了姑姑的单位,迎接他是表弟:他的姑姑昨天去世了。表弟说姑姑年龄越大越是思念自己的弟弟,也思念侄子,唉声叹气的骂个没完:说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荃的父亲排名老幺,他有六个兄弟一个姐姐。姐姐最大,比荃的父亲大了三十多岁,不光是荃的父亲是他姐姐从小抱到大的,荃出生后的三年都是姑姑带的。荃十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姑姑已经七十多了,父亲因为琐事和他的姑姑吵了一架,发誓不再来往了。这一吵便是八年,两家再也没有往来。

   见到披麻戴孝的表弟,想起姑姑小时候教过的儿歌,荃头抵着棺材跪倒在灵堂前的麦草垛子上,一个多小时起不了身。姑姑的去世让荃经受了人生第一次打击。

   又是十年,六十多岁的荃的父亲因为心梗不幸罹难,荃得心情低迷。刚好他在市里买了一套学区房,首付不够,他想起姑姑家的表弟。

   仍旧是携着妻子,这一次到了姑表的楼下,迎接他的是姑表弟媳。姑表弟媳袖筒上带着黑布,头发乱的像遭了飓风,眼睛红肿得完全变了样子。又是昨天,姑表弟单位加班检修电路,被不明的同事推了电闸,被电击中,从十米的电杆上摔下来就不行了。人已经不在了,火化了。

   没有上一次姑姑突然离世极度的哀伤,荃感觉到心凉,凉到无语!荃不知道从哪天起,这亲情的纽带松了,撕裂了,最后竟悄悄然断了。

   在山外的关中道,我们是外来人。作为外来人,对于山里的老家及亲戚有着特殊的眷恋。但随着至亲的亲戚不经意间一个个去了,那种跌落的隐痛是无法名状的。

    在国内、国外不停奔波二十年左右的时间,亲戚一个一个的离去了。首先是二舅、大舅,接着是小脚外婆,最后是十几沟沟口的姑姑。大舅、二舅在很小的时候只见过一面,印象有些模糊。九七年回过陕南老家,见到过小脚外婆。

    母亲说外婆一生命苦,她三十多岁时家里饿得揭不开锅,外公出去逃荒,一去音信全无。多年后听说生了病,客死异乡了。外婆额头上有个鸡蛋大的包,被犯病的儿子打的,好像留着一个不灭的罪证,这个包一直没有消下去,,,,,,,

    那年从老家离开,天不亮就得出发,外婆迈着小脚在老家的小路上追我们的车走了五六里路,站在上高速的路口一直目送着母亲和我们一家老小离去。

    外婆离世后母亲认了很多的干亲:只要碰到老家来的人,一听到生硬的家乡话,她就感觉非常亲切,不久便成新的亲戚,便不停的来往了。

    由于工作繁忙几周打一次电话,一问动向,母亲经常在走亲戚,抱怨荷包的钱存不住,老是往外跑。我便拿话抢白她:谁让你认了这么多的亲,没一个真正亲的,净花了钱了!

    而母亲常常怀念老家曾经的盛况:她年轻的时候方圆几里的亲戚经常来,一来就住下,帮忙干干活,拉拉家常。尤其逢年过节,院子里全是人,能坐好几桌的人,来的人都带着家里珍藏的好吃的,坐在一起,摆一大桌的菜,喝着自酿的黄酒一起嘻嘻哈哈,那种日子是多么的开心、舒坦。

   亲情,七大姑八大姨,是血缘的根本,亲戚和乐融融是一个民族存系发展的根本,也是中华文化的一个表现。无论是荃,还是自己对当下亲情疏远都感慨良多。现在的交通发达,通讯科技突飞猛进,人和人的时间、空间的距离拉近了,但情分似乎疏远了。当你离开家,离开族人在为生活奔波而不曾回头的时候,随着年岁的激增,更多时候你会为人和人之间那种缺乏交流的寡淡所带来的无名落寞而叹息。

    常常感慨友邦的大韩将端午、仲秋等风俗及文化传统窃了去,感慨日本反倒继承大唐建筑、茶道、服饰,宗法制度、儒教、佛法等文化,而以现代化自居的自己是不是将许多民族的东西丢的干干净净了。未完待续,见《在通往心灵的道路上修行.之二》:http://friend1982.blog.163.com/blog/static/18542401201702142643691/

                          2017120日于明斯克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