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在通往心灵的路途中修行.之二  

2017-01-24 19:55:5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通往心灵的路途中修行.之二 - 尘缘梦 -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上接 在通往心灵的路途中修行.之一》:http://friend1982.blog.163.com/blog/static/18542401201702142643691/

5、 交与不交,清心:势利?

又是一岁过去,渐渐地,可耻的忘记了一些人。

可耻是因为有感动,曾经踌躇过:是否在接近知天命的成熟后邀几个旁系相通的友人, 和一起撕破脸的人再会?夜深人静的辗转中思忖:将不愿翻开的老黄的故事再次从记忆的裂缝中揪出来,在脑际一帧一帧的校验,有些东西,依然是生命长河中锈蚀了心肺的、肠胃中充斥着铜臭的、狼头上泛着着幽幽绿光狗眼的下作之徒。由是你庆幸心胸依旧促狭、庆幸和老S割袍断义、毅然绝别的好。(《江湖一盏灯——老S》:

http://friend1982.blog.163.com/blog/static/1854240120092154363246/),你庆幸看穿了苟剩终究是畜生(《生生世世,起起落落》:http://friend1982.blog.163.com/blog/static/18542401201551773340658/)。更多的时候,不是岁月催人成龙成风,根上腐朽的、虫蛀的劈柴难以成就栋梁之材。昨天枝叶繁茂时候的定论,破茧成蝶,成就腾飞的仙道只在理论中。

前几年,曾经一起拼杀的兄弟,每日加班加点,最后竟然陷入了绝境!家有老小,事业雄心还在,最后齐刷刷跳到了兄弟单位。曾经呼风唤雨,目空一切的leader到最后除了新来的员工,只有他自己了。

今年组织中又失去几个贴心的兄弟,曾经一起拼搏过、奋斗过,也曾一起欢笑过,人世变幻无常,种种无法参透的理由和原因。一个个离职而去了,撕裂般的痛。万分庆幸,痛在肌肤,温情仍在。

蚁有蚁道,狼有狼途,道不同不相为谋。更多时候,不是功力不够,如若是眼中有刺,满世界的珍珠,他也会看成沙粒。当回首再想的时候:当初的离开只是短时间的阵痛,与其惶恐,与其争辩,与其日日吃糠喝醋,莫若放逐自己。离开了,起码安然,怡然。

这些年的沉沉浮浮,真的朋友贴心,人虽走,茶未凉,友谊的杯子举起,依旧是热的。在缅甸、乌克兰碰到挚友,在白俄碰到故旧,推杯换盏中慨叹:时间太匆匆,世界太小,心中不藏小九九,了无欲求,投机缘便是朋友。

年轻气盛,嫉恶如仇,草野一介小民,心中常常操持朝中大事,军事、政治的愤青。那时交友在于豪情、在于共同的话题。及不惑之年渐去,见生人三缄其口将自己幽闭起来,而稍微熟络之后,从亘古到未来,全刨根到了底朝天:便将五脏六腑都拿人示了。

几年前的邪风来如此犀利,多年交心之情经不住俗世凡尘的侵蚀,开始一次次的伤破、流血:座位高了,高兴时候和颜,不悦时候眼观下路、拍桌暴怒;场面上了吆五喝六,随意指使;政治风一吹,芝麻丁点儿的事便慌慌张,藏头护尾的逃之夭夭了。逃的同时,顺势一把将你推到坑里,不等你死,就开始拿铲子往你身上扬土。必要时候露出獠牙,狠狠咬上一口,或者装作从来也不认识的样子冲上去踩上几脚。

 年少时被狗咬过,对恶狗这种畜生有从骨子里迸发的仇恨。每每这个时候,在友谊崩溃的刹那,你不得不承认世界变得如此的不可理喻:曾经相敬如宾,相依为命,抱薪取暖的牠,你将最好的食物给牠,牠冷了你给他披大衣,牠孤苦无助时候你陪他买酒,牠醉酒时候你帮牠端茶倒水、清除秽物,,,,,,,到头来,牠反目了,不经意间奔过来,向你下口了!

阴雨中,北方吹过撕破的裤管,那留着牙印的伤口滴滴的流着鲜血,这一季凄寒,你彻底的被普世的价值观,被势利击垮了,感觉兴高采烈之际却吃进去了一只绿头害虫,恶心得几年都止不住呕吐。

6、 和与不和,量心:宽厚?

与田中成为至交几乎是性情、所好相投所致。田中从日来,带来一箩筐的故事,诙谐口吻中常常隐含着深的人生体味和哲理。

田中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的那个企业一样一样的。

松下来自于北九州,高大威猛,先辈做过武士,崇尚武士道精神,但其为人处事经过多次的检验并未像其躯体那么伟岸。

松下见同事,尤其是见部长、课长都是满面带着些浪的笑的。那笑来得莫名的自信,首次见面是女的都扑腾扑腾的起涟漪,是正常的男的都想撞墙。

松下上班时间像无踪的游魂野鬼,不经意就在身后,在任何一个地方,闲散的得像一阵风、一抹微尘。但凡一下班,他的的夺命call就来了,不停的给任何一个和他能有联系的部门、给任何一个能扯上关系的同事不厌其烦的打电话,哪怕是深夜、凌晨也绝不停息。

三番五次的摧残,有硬气的直接挂了其电话,屏蔽其一切聊天工具,将他拉入黑名单了。

B是不硬气的一个,电话里一言不合,松下便常常在邮件里开骂:写一些狠话,撒一些野。没过2周,松下一样简单的问题问了N遍,B精神有些崩溃,反讥了几句。松下一下感觉连自己八代的老祖宗的脸面都没了,现场大怒,卷起袖子砸了电脑往上扑,几个人都扯不住。

另类奇葩的是甸王。甸王类似松下,不知是门第一样显贵,祖上高官,还是别的扯不清的裙带,总之是有后台的、有人撑腰的人。

甸王承载了大日本人的躬亲,见任何人都点头哈腰。见习期已满,甸王一接到工作就像看到瘟神,假装很忙的从楼上到楼下,楼下到楼上,把楼梯用匆匆的脚步量了又量。见习结束的加薪会上,现场几个科长险些直接吓跌到椅子下面去了:经过7个月的见习,甸王形成不了一句完整的意思表达,甚至不知道啥叫“备份”。

田中离开许久了,他不知歪瓜和劣枣到底从哪里来,最终到哪里去,就其毫无征兆的高调和猖狂,就其难以想象的低能,他算是大开眼界,真真正正的服了、笑了。

必和冥主是当时的高级主簿,小麦是当时的平民。必和冥主到位的没有几月,满面慈祥的对小麦说:

“你要多操心自己的身体,回家休休吧”。

小麦顺应政策,回家休了半年。半年间发现不光所有的工资没有了,连最基本的劳保福利全都停止了。半年的休假,小麦头上的考核顺顺当当的落了个最差。

半年期满,小麦回归,自掏荷包补交了半年XX金。屁股还没坐稳必和冥主又笑: “最近到处闹革命,政局不稳,回家休休吧”。

小麦刚一到家,必和冥主跟班的电话来了,要求她赶紧找下家,由于这次小麦铁定又是考核最差,连续2个最差,换一个辞退。

A来之前是在几个名声显赫的国际大公司干过的人,现有的司龄也超过十多年了。虽然老A的英语是一个一单词往外蹦的,但他对流程非常熟,他的业务能力极强。

某日中午拍桌的巨响加上大声的呵斥,确实将趴在位子上午休的同事吓出一身冷汗。头上冒汗,后脑勺渗血的老A被大骂:“你给我滚!”

最后通牒下了,2周时间找下家滚蛋;虽然没带刀,新办公室附件的宿舍禁止老A搬来,他依然每天做3小时的地铁上班;2周后签证到期,不许签证延期;某处出差住宿费涉嫌虚假报销,不予以报销,,,,,后来2周,邮件漫天费,老A开始在正式的公文中加上了对方的祖宗八代,加上了王八羔子、X你妈等等不雅的语句。

最后一天老A坐到到了办公室训斥他人的办公桌上,关起门讲起自己最近离异而极度悲伤的心情,讲了多年前自己和堂哥打断人腿的故事,讲了破罐子破摔及鱼死网破、狗急跳墙的一些民间俗语及成语故事。

2周到期,原以为大风大浪的故事突然回归了平静。老A走了,他如愿的调动到了一个新的部门,收入竟然比原先翻了三倍。

田中说,他之所以离去,是他不通晓政治、眼里更揉不进沙。古语说和为贵,他总想与人和平共处,单种种的际遇,各色不能让人理解的事件和人物常常让自己开始感觉到可笑、悲哀,到最后竟脊骨发凉。

树欲静而风不止,更多时候你纵然心中深念慈悲,力求处处谨慎,事事小心,但总是有松下,有甸王,有必和冥主,有这样那样的蚊子在漫天的飞,让你无语。

7、 善与不善,抚心:无挂无碍,怡然?

年终了收拾旧物,中年了收拾心情,慢慢的,将事实看得明了:

百事孝为先,时间流逝总是太快,来不及计较,来不及等待。生命之于历史,一瞬间的放手,一世间的悔。故事是别人的,祈愿遗憾能惊醒、撼动初心,无愧本心。

婚如锁,突然崩塌的绝然,是挣脱枷锁的畅快,释然,便是自由;破碎中煎熬,待滴血成伤、老伤成茧,不离不弃——身在形在,心在自己的世界里,,,,,,倘若未停歇,你还在路上;手握手守到落日便是永恒,姻缘天作天成,便是美丽,便是圆满,是修行。

总在期望,望子成龙。更多的时候,将自己曾经错失遗憾的东西,将自己不能实现的梦想全部化成期望,套在后人头上了。子嗣能否如愿继承衣钵甚至发扬光大,世界在变,社会在变,人心摇曳,于是犹豫了,踌躇了。有太多失败的、破败的故事萦绕,鞭子挥得紧未见得跑的尽力,或许方向都成了问题。反反复复的折腾,上上下下的煎熬,渐渐麻木,最终的夙愿跌落到谷底:求健康,求平淡,求多年后的不离不弃。

亲人是入世即带来的剪不断的牵连,这种牵连不只是裙带,更多的是心结,丢弃了心凉;伤了、断了撕裂的痛楚。

朋友莫如知心,知心犹若老酒,长久弥香。一生得知己,一壶茶、一盏灯到彻夜,犹如雪中送炭,正是秋凉季节,冬日送暖,最能暖人。倘若碰到掺了这样那样的企图,眨着眼睛,伪饰着笑脸,看不透心的另类,跌倒了,认栽。不是世道不好,世风日下,是眼力不济。

同事想处,和为贵,首先能纳能容得住事与人,再次学会迂回舍弃。以宽厚之心待人是应有的初心,倘若真碰上了个挡道的屎壳郎,只有绕开,实在绕不开只有挥刀,从心中、从团队中切除病变的部分,扔到垃圾堆里去。有的时候,不喜一个地方是由于有苍蝇,或者蚊子多。但如果遍地都是苍蝇蚊子,那只能悲叹整个生态环境没落了,以己之力是无法改变的。

事事看得通透,眼明了,却不一定心静。

多年没有如此辛苦,天天加班加点甚至通宵,最终却逃不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不曾料如此下场,光是没日没夜的申诉已经让人心凉。无休止的干的多了渐悟:有些无根的枝蔓缠上你了,你越越出力、越流汗,他缠得越紧,反而倒悠悠在在潇洒起来。麦城走多了便豁然开窍:有人只要盯上你了,便一日日的用钝刀拉、磨。一日日,一夜夜,终于让你崩溃。你感觉名正言顺、不予理睬的时候,真正的灾难便来了:纵有千口难辨!提前早已量身打造好的各种型号的棺材来了,总有一件是合适的,妥妥的把你装上,将你打入天牢、推到地狱的深渊去。

六字真言在口,时常抚着良心,也想善待自己,从无名的愁烦中解脱,将人生看开、看淡,度心一世闲适,但哀莫大于迷途:有种种牵绊,样样揪扯,事事都是烧心,气不顺,心难平,吟万句阿弥陀佛,总归于万劫不复。

怅恨之余醒悟:劫数、难数抑或是打磨你人生的刺头。悲剧入戏,戏剧人生,这一年有劫、有难不是上帝纠缠不休,是你不够强大,需要在被强暴、被打压,被羞辱中成长。

情丢了,是你无情,还是束不住、留不住?尘归尘,土归于土,倘若不属于你,它便去了,何足牵挂!

心丢了,将它找回来,是为有心。

千年的等化一世祈愿:一个丰满的拥抱,心贴近了,便是爱,便是回归,便是怡然。

脚步没有停息,人在路上。但凡心在,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完结!)


                                                         2017120日于明斯克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