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琐忆  

2017-06-12 15:29:3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琐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
 

寒食节稍过,料峭的北风悄然褪去,只昼夜间,杏花绽上枝头,沁脾的香气溢满原野的时候,清明已至,祭祀上坟的时辰便到了。

每年清明来临,无论再忙,家人也会亲自或托人买上一沓上好的烧纸,晚上回到家里亲自掐指比划、细细折叠,裁成尺把方寸的长方形状,一边絮絮叨叨的念着先人的好、讲述着先人的故事,一边用伍拾、或壹佰面额的钱贴着纸面用手拍打着拓过去。母亲常常说,对走了的人不能马虎,更不能糊弄,拓钱从烧纸边上挨着挨着一张一张码过去,尽量给先人多送些钱。渐后来,买印着玉皇大帝数亿面额的冥钞和裁好的打好钱的火纸,用不着拓钱了,省去了许多麻烦,却增添了少许遗憾。

     清明时候,兄弟姊妹无论多远总会要回乡祭祖的——说是世代留下的规矩和遗训,更莫若说是念想,念想随着年龄越长变得更加炽烈。载上一年的心情,找到久违的坟头,除去杂乱的枯枝杂草,添把新土;拿出一张纸找块石头压在坟顶,长跪在坟前烧一沓纸,提示祖先或路人后人已经来过。

    至于已经客居他乡的,只能选择在十字路口了去心愿了。黄昏,向着故乡的方向跪下,在地上画一圆圈,中间写上逝去人的名字,火纸点燃,一张一张放上去,嘴里念着:XX,我给你送钱了,你要多保重身体……手中的纸投尽了,窜动的火焰渐渐熄灭,还带着点点火星的灰烬在路口、在田野飘飘飞去的时候,心算尽了,力也使了,这清明便算过了。

    

清明过了,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这是一个回忆的节日!

爷爷在世的时候,总是念叨黑龙口于家沟的老房子、房子高处祖上的老坟、那坟头上碗口粗的柏树。爷爷说:清明到了,有时间回老家给先人送点纸钱,顺便看看老房子,你们都是在那里生的,别忘了自己的根……另外老坟上的柏树是我小时候种的,我这辈子可能是回不去了,你们清明回去把那些大的处理了,换几个零花钱周济周济家用……

母亲也常常忆起自己沟口的老家和老家的琐琐碎碎。母亲说她很小时候外婆就带着三个舅舅和自己一起上坟。母亲说她年轻轻的出嫁换得一石粗粮救活了外婆家的一大家人,那时候大舅妈还怀着孩子,吃得特别多,她要是不嫁出去,那个瓜菜代的荒年,一家人恐怕都饿死了。母亲说爷爷很能干,攒下了许多粮食,她自从嫁到父亲家,不管是粗粮、细粮,反正自己和我们兄弟没挨过饿,这就是最大的福分了。

以前在国内异地的城市上班,清明常常忘记了。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到了清明,他总是提前打个电话给我,问我回不回去。我支支吾吾半天…..他说:行了行了,路远,你不用回了,我替你一起把纸烧了,电话便挂了。

 

多少年过去,爷爷已经离世,直到闭眼,他再没有回到自己离开20多年的故乡,没能看到老坟上自己手植的柏树。独身的二舅走了,大舅妈、大舅随后也走了,大舅的四个儿女随着父母早早的离去已天各一方。只有小舅仍守着沟口的老家,为自己和妈妈留下了许多牵挂。

外婆过世后许多年,妈妈带着我们回到了黑龙口的老家,更多的是不愿勾起多年的回忆吧,妈妈顺着石拱桥往山坡上一指:那就是你们的老家,自己径直去三舅家了。我和哥拨开半人高的杂草,找出已经荒芜的小路直行向上喘着粗气走了近一个小时,看到了几间断壁残垣…..老家的人基本上都搬走了,不到十户人的小村落只剩了一个无儿无女的近八十的老人和一个半傻的小儿麻痹症的病人。听明白了来意,老人带我们看了以前的老房,用镰刀开路带我们去看了我家的祖坟。坟头早被疯长的野草藤蔓占领了,爷爷一直挂念的能换钱的柏树也早已不知了去向。

三岔河峪家沟的老家山非常陡峭,交通不便,任何东西都需要人背上去。渐渐的,有门路的人全都搬走了,只留下散落在荒草中的几栋破旧老房子了。房子的墙是砂土夯的,屋顶是交错的薄石板苫的,经久无人,禁不住风吹雨淋,屋子便渐渐坍塌了。老人说几乎每年清明都有一到两个原来在这住过的稍年长的人回来望一望这里。年轻人都离开了,离开了也不会再回了,城里都是洋楼,他们也不再稀罕这里了。

老家的三间土房20多年卖给村里的人了,而今已人去房空,房门紧锁了。靠右边的半间屋房顶已经塌了。哥蹲在屋外的杂草丛中,指着身后的屋子说:我们都在这生的,想不到一晃二十多年了啊……他闷着头,无语了,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清明又快到了,我在国外,哥打不通我电话。待我打回去,他说,我还以为你不打了呢!哥说他今年很忙,他的老大在外面打工也忙。今年清明回老家是不可能了,晚上给上初中的老二打个电话,详细教他一下,让他在十字路口给祖先送些钱算了…….

年年清明,聚会的契机,哥期盼我回去,我期盼他一起能再回老家。但各自成家带口之后,人人疲于生计,各奔东西,疏远了祖先,连亲情都渐渐疏远了。每每这时,心有戚戚,唯有再次叹息,再次期望:

明年清明一定要回老家看看!

 清明琐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

                                                     坍塌的老房子清明琐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

                                        紧锁房门的老屋清明琐事 - 尘缘梦 - 尘缘梦

                      坍塌的屋顶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