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几世长叹息,一叶尘缘梦

原创杂感、随笔、影像、异域风情、江湖志怪、人物。转载注明作者出处!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在不经意间流逝, 情谊默默中积存, 心在漂泊中绽放成丰硕的灿烂。 (白俄罗斯游走中!)

网易考拉推荐

随性而多灾多难的员工  

2017-06-12 15:47:12|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性而多灾多难的员工 - 尘缘 - 尘缘梦
                            随性的野马
 

从抵达这个国家的那天起,对于这个嗜酒如命、喝了就醉的红脸伊斯坎德尔就没有好印象,立誓将他开了。而如今快要5年了,这个想法仍只是牢骚与祈愿!5个年头过去了,他依旧开着能掉渣的破拉达开大惊天的音乐潇洒在塔什干大街上,依旧一副吊儿郎当,委琐无赖的熊样儿。他越是张狂,我越是窝火,加上天干物燥,害的牙上起了个包,撕心裂肺的疼了一个晚上。

     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眠,将这个人从前到后,彻头彻尾的回忆分析了一遍:真是爱恨两难,哭笑不得。

     他几乎没有按时上班过,经常中午才睡意朦胧的出现。总会有一堆从道义人伦,从人性化管理方面都应该值得同情和免于处分的充足理由。经过最近1年的粗略统计,他经常消失的理由如下(情节由轻到重,由一般到十万火急):

家中窗户损坏,需要唯一的男人(自己)修理,2次;

家中电灯,电器损坏,需要检修,3—5次(注释:具体次数已记不清);

家中水管爆裂,需要维修,2次(注释:足见乌兹的基础设施多么的脆弱);

自己生病住院,无数次(注释:大多数不出半日活蹦乱跳的回来了);

孩子生病住院,乃至“will be dead(快要死了)”,最少3次;

老婆生孩子需要陪护,2次(注释:孩子较多,但一年中,2次生产,有几个老婆倒成了疑问);

爸爸快要死了,最少50次(注释:50次毫不夸张,随口就来,据说家中真有一病父,但……);

朋友死了奔丧,2次(注释:人之常情,默哀!);

家中紧急失火,2次(注释:不知是否有玩火的人,还是走火入魔了);

其他林林总总的理由略去……

归结起来,基本上可以想象,他的家是如何的简陋和寒碜,门窗常坏,电器不灵,时时着火,不由不让人想起百年老朽的棚户或茅屋。这与他出手阔绰,和本地同事的谈论中相去甚远。而常常拿自己,拿家人做盾牌,动辄就是在医院急救——快要死了,三番五次的故伎重演,对于东方的中华民族是难以接受的,家中无病也被他诅咒得迟早要生出些许病患来的。起先我以为他是无教派,随意扯谎,乱咒祖宗,后来发现他却是信奉教的教徒的。这让我对他双重人格刮目相看了,这个家伙无论如何也是一个视家人如草芥的不敬不孝之子。

每每想起这些,痛下决心要开他的时候,别人都要下班了,他却来主动要干事情,加班到凌晨,赶都赶不走。在北风怒号的时候,他在室外一站就是半天,将电源柜每一个零件拆满一地,研究哪里短路了。别人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他坚决不要塔工,自己亲自猴子一样的爬上几十米的管塔瞭望微波方向是否有问题。

随性的人——思索了许久,总结出了他的个性。

凡事随性,你让东,我非得向西,随口乱语,全部放在心上,哪管他人思度揣摩。想干就干,想歇就歇,所有制度所有规则概不遵守,活得一个自在。

我等羡慕这种随性,但更痛恨这种目空一切的狂妄。铁笼头在锻造,刀子也在磨快,只待时机了。

但时至今日,我离开乌兹已经有快4年了,这个我行我素的伊斯坎德尔仍在。由是感慨甚至钦佩:他活出了自己——别样的人生。

                     2013年塔什干(2017年更新)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